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2010年11月18日  

2010-11-18 16:17:40|  分类: 论文及摘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与谬误
——探究心理学论纲 第二十二章 从物理探究的观点着空间和几何学



                 第一节

  我们的空间概念根植于我们的生理构成。几何学的概念是物理空间的经验的理想化的产物。几何学体系最终源于如此收集的概念资料的逻辑分类。所有三种因素都在清楚明白的近代几何学中留下它们的痕迹。因此,关于空间和几何学的认识论探究涉及到生理学家、心理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哲学家,同样也涉及到逻辑学家,他们只有考虑这里提供的广泛歧异的观点,才能够被带到它们的肯定的解答。
  早在青少年时代醒悟到强烈的意识时,我们便发觉我们自己具有包围和环绕我们身体的空间概念,各种各样的物体在这样的空间中运动,部分改变和部分保持它们的大小和形状。我们不可能断定是如何产生这一概念的。只有在意图和方法上计划好的对经验的彻底分析,才能使我们猜想,身体的天生的特质与具有纯粹物理特征的简单的和粗糙的经验之配合可以达到这个目的。
  被看见或被接触的对象,不仅用感觉的质(如“红”、“粗糙”、“冷”等)区分,而且也用处所的质(如“向左”、“上”、“前”等)区分。感觉的质可能依然是相同的,而处所的质却连续地变化;即相同的感觉的对象可以在空间中运动。由于物理-生理的环境一而再地引起这类现象,人们发现,不管偶然的感觉的质可能如何变化,处所的质的相同秩序不变地发生,以致后者必然作为感觉的质所进入的和被分类的、固定的和持久的系统或登记薄而出现。现在,虽然这些感觉和处所的质只能够在相互联合中被激励,只能相伴地使它们呈现,但是无论如何容易产生这样的印象:处所的质的比较熟悉的系统先于感觉的质被给予(康德)。

                 第二节

  视觉和触觉的扩大的对象由或多或少可区分的感觉的质构成,而感觉的质与邻近的可区分的,连续渐变的处所的质结合在一起。如果这样的对象运动,特别是在我们支配的范围内运动,我们察觉到它们(整体地或部分地)收缩或膨胀,或者我们察觉到它们依然是相同的;换句话说,刻画它们边界的处所的质的对照或变化,或依然恒定。在后一种例子中,我们称对象是刚性的。通过识别作为与空间位移重合的恒久性,使得我们的空间直觉的各种组分变得可以相互比较——至少在生理学的意义上。通过把不同的物体相互比较,通过引入物理测量,使得这种可比较性变成定量的,变得更精密,从而超过了个体性的限度。于是,对所有人都有效的普适的几何学概念代替了个人的和不可传达的空间直觉。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个人直觉空间;几何学空间对大家则是共同的。我们必须明确区分直觉空间和包含物理经验的度规空间。

                 第三节

  大约在上世纪中期,对几何学基础作彻底的认识论阐明的需要诱使黎曼提出空间本性的问题;高斯、罗巴切夫斯基(Lobachevsky)和两个鲍耶(Bolyai)的注意力先前就被吸引到几何学某些基本假定的经验-假设特征。在把空间的特征刻画为多重广延的“量值”(magnitU众)时,黎曼无疑考虑到可以同样地被想象为充满整个空间的某些几何学构象——例如笛卡儿坐标系。黎曼进而断言:“几何学的命题不能从普遍的量值概念演绎出来,空间籍以与其他可构想的三重广延量值的独特性质只能够从经验中推导。……这些事实像一切事实一样绝不是必然的,而仅仅具有经验的确实性——它们是假设。”按照黎曼的理论,像每一门自然科学的基本假定也是如此一样,经验把我们导向的几何学的基本假定只不过是经验的理想化。
  在这种物理的几何学概念中,黎曼在与他的老师高斯相同的立足点上采取了立场,高斯曾经表示相信,不可能完全先验地确立几何学的基础,并进而断定:“我们必须谦卑地坦白,如果数完全是心智的产物,那么空间另外具有在我们心智之外的实在,我们不能充分地指明关于这种实在的先验定律。”

                 第四节

  每一个探究者都知道,他正在调研的对象的知识本质上是通过把它与有关的对象比较而增加的。因此,黎曼十分自然地在他周围寻找提供与空间某种类似的对象。他把几何学空间定义为三室广延的连续的流形(manifold),该流形的要素是由每一组可能的三个坐标值决定的点。他发现“感觉和颜色(原文如此)的对象的处所也许只不过是概念,它的决定的模式形成多重广延的流形。”黎曼的后继者把其他东西添加到这一类比中,他们还加以发挥,但是我认为措词并非总是恰当的。

                 第五节

  把空间感觉和颜色感觉比较一下,我们发现,三个混合颜色的感觉系列黑-白、红-绿、蓝-黄对应于连续系列“上和下”、“右和左”。“近和远”。感觉的(看见的)处所的系统是像颜色感觉系统一样的三星连续流形。针对这种类比提出的反对意见,即在后一个例子中三种变化(维度)是均匀的和相互可交换的,而在前一个例子中它们是异质的和不可交换的,在把空间感觉与颜色感觉比较时是无效的。因为从心理-生理学的观点来看,“右和左”不容许与“上和下”交换,犹如红和绿与黑和白不容许交换一样。只有当我们把几何学空间与颜色系统比较时,反对意见才明显地受到辩护。但是,还大量需要确立直觉空间和颜色感觉系统之间完备的类似。在感觉空间中的近似相等的距离立即就辩认出是这样的,而就颜色的差异则不能作同样的评论,在这后一领域内,不可能在生理学上相互比较不同的部分。此外,即使通过诉诸物理经验、在用三个数刻画系统的每一个颜色时不存在困难——恰如刻画几何学空间的处所一样,在创造相似于后者的度规系统时也是如此,那么无论如何,就颜色系统寻找对应于距离和容量、具有类似的物理意义的某种东西,将是困难的。

                 第六节

  在类似中总是存在着任意的要素,因为类似关注的是把注意力对准的符合,但是,在空间和时间之间,类似无疑被充分承认,不管我们在词汇的生理学涵义上还是在词汇的物理学涵义上使用这些词汇。在二者的术语的意义上,空间是三重的连续流形,时间是单一的连续流形。正好由其条件决定的,具有适度的即不太长或不太短的持续时间的物理事件,在我们从生理学的角度看来,在现在和其他任何时间似乎具有相同的期间(duration)。在任何时候在时间上同时发生的物理事件,同样地在任何其他时候也是同时发生的。因此,时间的重合存在着,恰如空间的重合存在着一样。因此,不可改变的物理的时间的对象存在着,就像木可改变的物理的空间的对象(刚体)存在着一样。不仅存在空间的实体化(substantiality),而且也存在时间的实体化。伽利略为决定时间使用了像脉博和呼吸的节拍之类的肉体的现象,正像在古代为决定空间使用手和足一样。

                 第七节

  音调感觉的单一流形同样类似于空间感觉的三重流形。音调感觉系统的不同部分的可比较性是由直接感觉到的音乐音程的可能性给予的。对应于几何学空间的度规系统最容易借助振动比率的对数由表达音调的音高得到。对于恒定的音乐音程来说,我们在这里有表达式log[n/n]=logn’-logn=logT-logT’=常数,在这里,n’,n表示比率,T’,T分别表示较高的和较低的音调的振动周期。对数之间的差在这里描述位移上的长度的不变性。我们作为音程感觉到的不可改变的、实质性的物理对象对耳朵来说在时间上被决定了,而类似的对象对视觉和触觉来说在空间上被决定了。在我们看来,空间度量似乎更简单,仅仅因为把距离本身选作几何学的基本度量,而距离对感觉来说始终是不可改变的,然而在音调领域,我们只有通过冗长的和迂回的路线才达到我们的度量。

                 第八节

  在详细研究我们类比的建构物的符合时,对我们来说,现在依然要强调它们的差异。由于把时间和空间构想为感觉的流形,因而通过改变时间和空间的质使其运动变得可以察觉的对象,被其他感觉的质待征化为颜色、触觉感觉、音调等等。如果把音调感觉系统看作是类似于视觉的感觉空间,那么奇怪的事实产生了,即在第一个领域仅仅出现未由对应于该对象的感觉的质伴随的空间的质,恰如人们在没有看见占据这个处所或延伸这个运动的对象的情况下,却能够看见处所或运动一样。由于把空间的质构想为只能与感觉的质相伴随而被激起的有机体的感觉,因而上述类比看来好像不是特别有吸引力了。对于流形数学家来说,不管确定的颜色的对象是否连续地在视觉空间运动,或者不管在空间上固定的对象是否连续地通过颜色的流形,都呈现出本质上相同的案例。但是,对于生理学家和心理学家而言,两个案例则是大相径庭的,不仅因为上面所提出的理由,而且尤其因为这样的事实:空间的质的系统是我们十分熟悉的,而我们只能够借助科学的手段费力地和人为地想象颜色感觉的系统。颜色在我们看来是作为选录的流形的成员出现的,我们一点也不熟悉这种排列。

                 第九节

  在这里与空间类比的流形像颜色系统一样,也是三重的,或者它们描述了较小数目的变化。空间包含作为两重流形的面和作为一重流形的线,数学家在概括时也可能把作为零重流形的点添加其中。对于拉格朗日来说,在构想作为四维——时间被认为是第四个坐标——解析几何的分析力学时,也没有困难。事实上,解析几何的方程以其与坐标的一致,十分清楚地启发数学家把这些考虑推广到不受限制的较大数目的维度。相似地,在考虑推广的物质连续体(continu-urn)——温度、磁势、电势和引力势作为多重流形的部分或截面归因于连续体的每一点——时,物理学也会受到辩护。正如科学史向我们表明的,决不必把使用这样的符号表示看作是完全无结果的。起初似乎没有无论什么意义的符号,在服从可以称之为理智实验的东西之后,便逐渐获得清楚的和精确的含义。只要想一想代数中的负指数、分数指数和变量指数或者下述案例就可以了:在这些案例中,重要的和必不可少的观念的推广占据了在其它地方完全丧失了的、或使它们在以后许多时期出现的位置。只要想一想所谓的虚量就可以了,在它们处在分配给它们以完全确定的甚至可以想像的意义的地位之前,数学家早就用它们运算了,他们甚至从中得到了重要的结果。但是,符号表示同样也有不利之处:容易丧失对所描述的对象的洞察,用频频没有任何对象与之对应的符号继续操作。

                 第十节

  很容易起来应付黎曼的n重连续流形的概念,甚至有可能使这样的流形的部分实在化和形象化。设a1,a2,a3,a4……a[n+1]是无论什么要素(感觉的质、实物等)。如果我们构想这些要素以它们的可能的关系混合,那么每一单个的混合将用表达式a1aG1+a2a2+a3a3+……an+1a[n+1]=1表示,在这里系数a满足方程a1+a2+a3+……+a[n+1]=1。因为这些系数a可以随乐意而选择,所以n+l个要素的混合的总体将描述n重连续流形。我们可以把下述形式的表达式看作是这个流形的点的坐标:am/a1或f(am/a1),例如log(am/a1)但是,在选择距离或者类似于几何学概念的任何其他概念的定义时,我们将不得不十分任意地进行,除非上述流形的经验告诉我们,某些度现概念具有实在的意义,因此受到偏爱,关于具有针对距离元ds2=dx2+dy2+dz2从物体容量的恒定性导出的定义的几何学空间的案例是这样的,关于具有上面提及的对数表达式的音调感觉的案例同样也是如此。在大多数案例中,这样的人为的建构是这类正缺少的被包含、被固定的点,因此整体的考虑是理想的考虑。与空间的类比从而在完备性。多产性和激励功能方面受到损失。

                第十一节

  可是,在另一个方向,黎曼发挥了高斯的观念;他由后者关于曲面的研究开始。高斯的曲面在任何点的曲率的度量由表达式是k=do/ds给出,在这里d是曲面的面元,do是单位球的表面面元,而单位球的极限半径平行于面元d的极限法线。曲率的这种度量也可以用形式k=1/ρ1ρ2来表示,在这里ρ1ρ2是曲面在上述之点的主曲率半径。其曲率的度量对所有点而言有着相同值的曲面——恒定曲率的曲面——具有特殊的兴趣。在把曲面构想为无限薄的、不可膨胀的、但却是固体的物体时,人们将发现,可以使相同曲率的曲面通过弯曲重合——例如平面纸张围着柱面或锥面缠绕就是这样的,但却不能使它们与球的表面重合。在这样变形时,甚至以弄皱的方式变形时,在曲面上所画的图形的成比例的部分就长度和角度来说依然是不变的,倘若我们在我们的测量中不超出曲面的两维的话。相反地,曲面的曲率同样不依赖于它在空间第三维中的构形,而仅仅依赖于它的内部的比例。当时,黎曼构想了概括曲率度量的概念并把它应用于三维或多维空间的观念。与此一致,他设想具有恒定正曲率的有限无界的空间是可能的,它对应于无界但却有限的两维球面,而我们通常认为是无限空间的东西也许对应于曲率为零的无限平面,相似地,第三种空间也许对应于负曲率的曲面。正像在确定不变的曲率的曲面上所画的图形只能在这个曲面上无变形地位移(例如,球面图形只能在它的球面上位移,或平面图形只能在它的平面上位移)一样,类似的条件必然地对于空间图形和刚体也应该有效。正如亥姆霍兹详细表明的,后者能够在恒定曲率的空间中自由运动。恰如平面的最短的线是无限的,而在球面上作为具有确定的有限长度、闭合的和复归为它们自己的大圆出现一样,黎曼同样地构想,在类似物的三维正曲率空间中,直线和平面是有限而无界的。但是,在这里存在着困难。如果我们具有关于四维空间的曲率度量的概念,那么转移到三维空间的特例就能够很容易合理地实行;但是,从特殊的案例向比较一般的案例的过渡包含着某种任意性,这是很自然的,不同的探究者在这里采取不同的路线(黎曼和克罗内克)。对于一维空间(任何种类的曲线)来说,曲率的度量没有内部度量的含义,这样的度量首先出现在与两维图形的关联中,正是这个事实迫使我们询问:某种类似的东西对于三维图形是否有任何意义,在多大程度上有意义?我们用没有实在的事物与之对应、至少用没有什么事物与感觉对应的符号操作,我们错助符号能够证实和纠正我们的观念,我们在这里没有遭遇上述的幻想吗?
  这样便达到了关于空间及其与类似的流形的关系之最高的和最普适的概念,这些概念出自高斯对于几何学的经验基础的确信。但是,这个确信的起源具有两千年的预备的历史,我们也许能够从我们现在达到的高度更充分地概览这一主要现象。

                第十二节

  以手为尺的质朴单纯的人在获知我们的头一批几何学知识后,便把握了最简单的具体对象或图形——直线、平面、圆等等,并且借助能够被构想为这些简单图形的组合的形式研究它们的测量的关联。他们不会不注意到,当物体的一点、接着两点被固定时,它的可动性便受到限制,最后由于固定了它的三个点,它完全停止不动了。假定绕轴(两点)的旋转、或绕平面上一点的旋转像两点与直线和第三点与固定平面恒定接触的位移一样,都通过那条直线,即假定这些事实是分开观察的,那么人们会知道如何在纯粹的转动、纯粹的位移和由这两种独立运动合成的运动之间区分。第一个几何学当然不是建立在纯粹度规概念的基础上,而是对生理的感觉因素作出了许多显著的让步。于是,外观用两种不同的基本度量来说明:(直线的)长度和角度(圆的度量)。直线被构想为刚性的可动的物体(量杆),角度被构想为一条直线相对于另一条直线的转动(用如此画出的弧测量)。无疑地,人们从来也没有要求特别证明用相同的转动在原点画出的角度相等。很容易引出关于角度的附带命题。使线段b绕它与c的交点如此转动,以致画出角α(图22),在与c重合后再使它绕它与a的交点转动,直到它与a重合为止,这样便画出用β,我们将在同一指向通过角μ把b从它的初始位置转到它的最终位置。因此,外角μ=α+β,因为μ+γ=2R,所以α+β+γ=2R。把在它们的平面内在位置1处相交的刚性的线系统a,b,c移动到位置2(图23),线段a总是仍旧在它自身之内,纯粹的运动将不会引起角度的变化。如此产生的三角形1,2,3的内角之和显然是2R。相同的考虑也免除了平行线的性质。
  关于绕几个点的相继转动是否与绕一点转动等价,纯粹的位移是否完全可能的疑问——当用不同于零的曲率的曲面代替欧几里得平面时,这一点受到辩护——在正在考虑的期间从来也不会在纯朴和快乐地发现这些关系的心智中出现。欧几里得在他的全等原理中刻意回避和隐蔽引入的刚体运动的研究,到今天还是最适合几何学基础教育的工具。借助发现观念的方法能最佳地使它为初学者拥有。

                第十三节

  当几何学变成职业的和学者的沉思的科目时,事物的这种健全的和朴素的概念消失了,几何学的处理经历了本质的修正。该科目现在必须为个别的概观起见综合这个部门的知识,必须把能够直接辨认的东西与可以演绎和已被演绎的东西分开,必须明确减少演绎的头绪。为了教育的目的,人们把最简单的原理、最容易获得和明显地摆脱了怀疑和矛盾的东西放在开头,使下余的东西基于它们之上。人们竭尽全力简化这些初始原理,在欧几里得的体系中可以观察到这一点。通过这种用别的概念支持每一个概念,把尽可能小的范围留给直接的知识的努力,几何学逐渐离开了它从中起源的经验的土地。人们习惯于使自己认为推导的真理比直接知觉的真理更高级,并最终开始要求从来也没有人怀疑的命题的证明。就这样,具有其逻辑完美和优雅的欧几里得体系出现了——为了制止诡辩派的猛攻,以致按惯例也会这样进行的。可是,这种把一连串的命题放在任意选取的演绎思路之上的人为方法不仅隐藏了研究的道路,而且也完全丧失了对几何学原理之间各种有机关联的洞察。与富有成果的、多产的研究者相比较,这个体系更适合于生产心智狭窄的和缺乏独创性的学究。当偏好对他人的智力成果作奴性评论的经院哲学在思想者中几乎不培育对于他们的基本假定的合理性的任何敏感性,并且通过补偿的方式在他们中间鼓励对于逻辑演绎形式的夸大的尊重时,这些条件并未得到改善。从欧几里得到高斯的整个时期,都或多或少地遭受了来自这种心智的影响。

                第十四节

  在欧几里得把他的体系建立于其上的命题中,可以找到所谓的第五公设(也称为第七公理,有人称为第十二公理):“如果一条直线与两条直线相交,以致在它的同一侧的两个内角合在一起小于两直角,那么这些直线在被连续延长时,最终将在其角是小于两直角的那侧处相交。”欧几里得容易证明,如果一条直线落在另外两条直线上时,它使错角彼此相等,那么这两条直线将不相交,而是平行的。但是,对于逆即平行使落在它们之上的每一直线的错角相等的证明,他却不得不诉诸第五公设。这个逆等价于这样的命题:通过一点只能画一条线与直线平行。进而,由于借助这个逆能够证明三角形的角之和等于两直角,以及从这个定理再次得出第一个定理的事实,赋予欧几里得几何学第五公设以独特的和基本的意义的、所讨论的命题之间的关系变得清楚明白了。

                第十五节

  缓慢会聚的线的相交处在作图和观察的范围之外。因此,可以理解,鉴于包含在第五公设中的断言的巨大重要性,欧几里得的后继者由于他习惯于严格性,竟然甚至在古代就绷紧每一根神经证明这个公设,或者用某个直接明显的命题代替它。为了把这个第五公设从欧几里得的其他假定中演绎出来,从欧几里得到高斯时代人们就作出了无数无效的努力。出于十足渴望科学的阐释,在追求潜藏的真理源泉中花费了诸多世纪的辛劳,正是这些人奉献的令人钦佩的场景,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理论家或实践者实际上怀疑过这一切!我们以热切的好奇心追踪寓居于人类对知识这种追求中的道德力量的固执表达,我们满意地注意到,探究者的失败如何逐渐地导致他们察觉几何学的真实基础是经验。我们将使我们自己满足于几个例子。

                第十六节

  在其对平行理论的贡献方面著名的探究者当中,有意大利人萨凯里(Saccheri)和德国数学家兰伯特(Lambert)。为了使他们的进攻模式变得可以理解,我们将首先谈到,我们相信我们经常观察的矩形和正方形的存在,在不借助第五公设的情况下无法证明,例如,让我们考虑两个在A和D具有直角的全等的等腰三角形ABC,DBC(图24),并设它们在它们的斜边BC处在一起,以致形成等边的四边形ABCD,欧几里得的头27个命题不足以决定在B和C处的两个相等的(直)角的特点和大小。因为长度的度量和角度的度量根本不同且不可直接比较;因此,关于边和角的相关的头一批命题仅仅是定性的,关于像角之和这样的角的定量定理的绝对必要性从而也是如此。进而要谈到的是,类似于欧几里的27个平面几何命题的定理也可以针对球面和具有恒定负曲率的曲面建立,在这些案例中类似的作图分别在B和C处给出钝角和锐角。

                第十七节

  萨凯里的主要成就是他陈述这个问题的形式。如果第五公设包含在余下的欧几里得假定中,那么就可能在没有它帮助的情况下证明,在A和B处具有直角且AC=BD的四边形ABCD(图25)中,在C和D处的角同样也是直角。另一方面,在这个项目中,C和D或是钝角或是锐角的假定将导致矛盾。换句话说,萨凯里力图从直角、钝角或锐角的假设引出结论。他表明,如果证明这些假设的每一个在一个案例中成立,那么它将在所有案例中都成立。为了证明锐角、直角或钝角的假设的普适有效性,仅仅必须拥有一个其角2R的三角形。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事实:萨凯里也谈到支持直角假设的生理-几何学实验。如果线段CD(图25)与垂直于直线AB的相等的垂线的两个端点连结,从第一条线的任何一点N出发在AB上终止的垂线即NM等于CA=DB,那么直角的假设被证明是正确的。萨凯里如实地不认为,与另一个直线等距的线本身是直线并非自明。只要想一想平行于球上的大圆的圆就可以了,该圆没有描绘球上的最短线,不能使它的两面全等。
  直角假设正确性的另一个实验证明如下。如果表明半圆中的角(图26)是直角,即α+β=R,那么2α+2β=2R是三角形ABC的角之和。如果使半径在半圆上三次对向(subtend),且连结第一个和第四个端点的线通过圆心,那么我们将在C处有(图27)3α=2R,从而三个三角形的每一个将有角之和2R。不同大小的等角三角形(相似三角形)的存在同样有待于实验证明。就图28而言,若在B和C处的角给出β+δ+γ+ε=4R,则四边形BCB’C’的角之和也是4R。甚至沃利斯(1663)把他对第五公设的证明建立在相似三角形存在的假定上,近代几何学家德尔布吕夫(Delboeuf)从相似假定演绎出整个欧几里得几何学。
  萨凯里相信,他能够轻而易举地驳倒钝角假设。但是,锐角假设却把困难摆在他的面前,他在对所期望的矛盾的寻求中被带到一个意义最深远的结论,罗巴切夫斯基和鲍耶随后用他们自己的方法重新发现了这些结论。他最终感到不得不把最后命名的假设作为与直线的本性不相容的东西加以拒斥;因为它导致在无穷远处相交的、即在那里具有公共垂线的不同种类的直线之假定。萨凯里在预知和提升后继的阐明这些问题的劳动中没有作许多事情,不过显示出某种倾向于传统观点的偏见。

                第十八节

  兰伯特的专题论文(1766)在方法上与萨凯里的方法有关联,但是它在其结论上更进一步,并且给出较少受约束的视野的证据。兰伯特由考虑具有三个直角的四边形出发,审查了从第四个角是直角、钝角或锐角的假定中可能得出的推论。他发觉图形的相似与第二和第三个假定不相容。他发现,要求三角形角之和超过2R的钝角案例在球面几何学中成为真实的,在球面几何学中平行线的困难完全消失了。这导致他猜想,在其中三角形的角之和小于2R的锐角案例可能在具有虚半径的球面上实现。用之和背离2R的量在两个案例中正比于三角形的面积,通过适当地把大三角形分为小三角形可以证明这一点,小三角形在减小时可以变得像我们乐意地那样趋近角之和2R。兰伯特在这个概念上推进得十分接近现代几何学家的观点。人们公认,虚半径r[-1]的球不是可以具体化的几何构图,但是在解析上它是具有负的恒定高斯曲率度量的曲面。从这个例子再次显而易见,在完全缺乏其他支撑点,在有用的办法以其价值必须受到尊重的时期,用符号实验如何也可以把探究引向正确的路线。甚至高斯也显露出具有虚半径球的思想,这一点从他的关于圆周的公式(致舒马赫(Schumacher),1831年7月12日)来看是很明显的。可是,兰伯特实际上不顾一切地相信,他如此接近第五公设的证明,以致能够很容易地提供所需要的东西。

                第十九节

  现在,我们可以转向其观点对于几何学概念具有最根本意义,但却仅仅用口头或信件简要报告他们看法的研究者。“高斯认为几何学只不过是在逻辑上连贯的作图体系,它具有作为公理被置于顶点的平行理论;可是,他得以确信,这个命题不能被证明,尽管人们从经验——例如从连结布罗肯(Brocken)、霍恩哈根(Hohenhagen)和因塞尔斯堡(Inselsberg)的三角形的角度——知道它是近似正确的。但是,如果不承认这个公理,那么他坚决主张,由于不接受它便产生了不同的和完全独立的几何学,他曾经研究过这种几何学,并用反欧几里得几何学的名字称呼它。”按照萨尔托里乌斯·冯·瓦尔特斯豪森(sartoriusvon Waltershausen)的看法,高斯的观点就是这样的。
  由这一点开始,O.斯托尔茨在他的十分有教益的小册子中力图从纯粹可观察的经验事实中演绎欧几里得几何学的主要命题。在这里,设给出(图29)一个具有用之和2R的大三角形ABC。我们在BC上画垂线AD,通过BAE≈ABD和CAF≈ACD完成图形,并把全等图形CBHA”G添加到图形BCFAE之中。于是,我们得到单个矩形,因为在E,F,G,H处的角是直角,在A,C,A’,B处的角是平角(等于2R),因此边界线是直线且对顶角相等。通过与在矩形的边之一的中点垂直的垂线,能够把该矩形分为两个全等的矩形,继续这一程序,可以把平分线引到我们在被分割的边上乐意的任何点。相同的作法对于其他两边而言也为真。
  因此,从给定的矩形ABCD(图30)切出相互之间具有形成任何比例的边的较小的矩形AMQP,是有可能的。这个最后的矩形的对角线把它分成两个全等的直角三角形,其中每一个不管边的比例,具有角之和2R。每一个非直角三角形能够通过画垂线被分解为直角三角形,其中每一个能够再次被分解为具有更小边的直角三角形,以致每一个三角形的角之和终归是2R,倘使这对一个三角形严格为真的话。借助这些基于观察的命题,我们容易得出结论,矩形的(或任何所谓的平行四边形)的对边不管延长得多么远,处处离开的距离相同,也就是,永远也不相交。它们具有欧几里得平行的性质,可以像这样称呼和定义。现在,从三角形和矩形的性质同样可得,如此被第三条直线相交的两直线,致使它们同一侧的内角之和小于两直角,它们在该侧相交,但是在二者之中的任一方向,它们从它们的交点起将运动得相互无限地远离。因此,直线是无穷的。是作为公理或初始原理陈述的无根据的断言的东西,作为推理的结果可以具有健全的意义。

                第二十节

  因此,几何学是由把数学应用于关于空间的经验构成的。像数学物理学一样,它只有在它描述经验对象的条件下,借助图式化和理想化的概念,才能变成精密的演绎的科学。恰如力学能够断定质量的恒定性,或把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仅仅在观察误差限度内还原为简单的加速度一样,同样地也仅仅能够在相似限制内坚持直线、面的存在,角之和的量等等。但是,正像物理学有时发现它自己被强使用其它比较普遍的假定代替它的理想的假定,用依赖距离的加速度取代落体的恒定加速度,用热的可变量而不是热的恒定量一样,当事实要求相似的程序或该程序对科学的阐明暂时是必要的时候,也同样容许它在几何学中存在。现在勒让德(Legendre)、罗巴切夫斯基和两个鲍耶的努力将显示在他们的新见解中,较年轻的那位鲍耶可能直接受到高斯的激励。

                第二十一节

  我们将不谈及也是高斯同代人的施韦卡特(Schweickart)和陶里努斯(Taurinus)的辛劳。罗巴切夫斯基的工作是变得为思想界的人所知,并且如此富有成果的第一个(1829)。此后不久,较年轻的鲍耶的出版物发表了(1833),它与罗巴切夫斯基的在所有基本之点一致,只是在它的发展形式上有所偏离。根据原文(1899年出版),可以容许假定,罗巴切夫斯基也着手他的研究,以期望由于反驳欧几里得公理而变得陷入矛盾之中。但是,在他发现他自己在这一期待中犯了错误之后,他具有理智勇气从这个事实引出全部推论。罗巴切夫斯基以综合的形式给出了他的结论。不过,我们能够相当有理由地想像为构造他的几何学铺平道路的一般的分析思考。
  从处在直线g(图31)之外的一点向下引垂线p,通过平面pg内的同一点画直线h,使它与垂线成锐角s。在作出g和h不相交、但在稍微减小一点点角s时它们会相交的假定时,空间的均匀性立即迫使我们得出结论:具有同一角s的第二条线k本身在垂线的另一侧举止相似。因此,通过同一点所画的所有不相交的线都位于h和k之间。后者形成相交的线和不相交的线之间的边界,罗巴切夫斯基称其为平行。
  在《几何学的新原理》(1835)的引言中,罗巴切夫斯基证明他自己是一位彻底的自然探究者。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把下述未加工的观点甚至归因于有感官的普通人:“平行角”比直角小得多,当稍加延长时能够清晰地看到,它们能够相交。在这里所考虑的关系只容许在歪曲了真实比例的绘图中表示,相反地我们必须想象,由于截量(cut)的维度,s偏离直角的变化如此之小,以致h和k表面看来难以区分地重合起来。现在把垂线p延长到超过它与h的交点的一点,并通过它的端点画新线l平行于h,从而也平行于g,由此可得,平行角s’必然小于s,倘若h和l不再满足欧几里得案例的条件的话。以相同的方式继续延长垂线和画平行,我们得到不断减小的平行角。现在,考虑更远离的、从而在收敛一侧更急剧收敛的平行,我们将在不与先前的假定抵触的情况下,被迫从逻辑的角度假定,在趋近或垂线的长度减小时,平行角将再次增大,因此,平行性的角是垂线p的反函数,罗巴切夫斯基用II(p)来标示它。平面上的平行群之排列在图32中用图解表示。它们都相互对称地趋近它们收敛的一侧。空间的均匀性要求能够使两个平行之间的每一个“条带”与每一个另外的条带重合,倘若把它在纵向上移动所需要的距离的话。

                第二十二节

  如果设想圆无限地增大,那么当不断增加的弧达到圆的半径的收敛与平行一致的地点时,这些半径将停止相交。于是,圆通过所谓的“界线”。类似地,如果球面无限地增大,它将通过
  罗巴切夫斯基命名的“界面”。边界线与边界面具有的关系,类似于大圆与球面具有的关系。球面几何学与平行公理无关。但是,由于能够证明,由界线在界面上形成的三角形与在无限半径球上的有限的三角形相比并没有显示出角之和的过量,因此欧几里得几何学的法则对于这些边界三角形也有效。为了找到边界线的点,我们在处于平面上的平行把(bundle)aα,bβ,cγ,dδ……中决定这些平行中的每一个的点a,b,c,d,这些点相对于aa中的点a如此定位,以致于∠αab=∠βba,∠γca,∠αad=∠δda……(参见图33)。由于整个构图的同一性,可以把每一个平行看作是界线的“轴”,当界线绕这个轴转动时,它将产生界面。同样地,也可以把每一个平行看作是界面的轴。出于相同的理由,所有界线和所有界面都是全等的。每一个平面与界面之交是圆;只有当割平面包含轴时,它才是界线。在欧几里得几何学中,不存在界线,也不存在界面。在这里,它们的类似物是直线和平面。如果不存在界线,那么必然地,任何不在直线上的三点必定在圆上。因此,比较年轻的鲍耶能够用这最后的公设代替欧几里得公理。

                第二十三节

  设aα,bβ,cγ是平行系,ae,a1e1,a2e2……是界线系,这些系中的每一个都把另一个分为相等的部分(图33)。因此,在相同的平行之间的任何两个界弧的相互之比率,例如ae=u和a2e2=u’,仅仅依赖于它们分开的距离aa2=x。我们可以一般地提出u/u’=ex/k,在这里k如此选取,以使e将是自然对数系的底。以这种方式引入指数,并借助这些引入双曲函数。对于平行性的角来说,我们得到s=cot1/2∏(p)=ep/k。若p=0,则s=π/2;若p=∞,则s=0.
  一个例子将阐明罗巴切夫斯基几何学与欧几里得几何学和球面几何学的关系。对于具有边a,b,c和角A,B,C的直线罗巴切夫斯基三角形来说,当C是直角时,我们得到sinh(a/k)=sinh(c/k)A. 。在这里,sinh代表双曲正弦,sinhx=1/2 (ex-e-x)而sinx=(1/2 i)(eix- e-ix),或者sinhx=x/1!+x3/3!+x5/5!+x7/7!和sinx=x/1!-x3/3+x5/5!-x7/7!+……。
  考虑到在前述的公式中所包含的关系sin(xi)=i(sinhx)或sinh(xi)=isinx,人们将看到,上面罗巴切夫斯基三角形给出的公式通过对球面三角形成立的公式,即sin(a/k)=sin(c/k)sinA,此时用ki代替前者中的是,并像他那样把k看作是球的半径,而在通常的公式中假定它的值是一个单位。用同一方法把球面公式重新变换为罗巴切夫斯基公式是明显的。如果k与a和c相比十分大,那么我们可以把我们自己局限于在二者案例中得到的关于sinh和sin的平面欧几里得几何学公式的级数的第一项a/k=(c/k)sinA或a=C sinA,我们可以认为这是罗巴切夫斯基几何学和球面几何学二者对于十分大的人的值或对于k=∞的极限情况。同样可以允许说,这三种几何学在无穷小的领域相符。

                第二十四节

  正如我们看到的,仅仅在平行线收敛的假定上,就有可能构造自我一致的,无矛盾的几何学体系。确实,不存在我们可以达到的几何学事实的单一观察,表明支持这一假定,人们公认假设随我们的几何学本能有如此大的变化,以致容易说明诸如萨凯里和兰伯特这样的早期探究者对它的态度。我们的想像因为被我们的形象化模式和熟悉的欧几里得概念统治着,只是零碎地和逐渐地有能力把握罗巴切夫斯基的观点。在这里,我们必须容许我们自己与其受源于单一的狭窄空间的部分的感觉图像的引导,还不如受数学概念的引导。不过,我们必须承认,我们通过我们的首创精神在某一任意范围内藉以描述几何学经验的事实之定量的数学概念,并没有以绝对的精确性复写后者。不同的观念能够以相同的精确性在观察可以达到的领域内表达这些事实。因此必须把事实与理智的建构仔细区分,事实启示了理智建构物的形成。后者即概念必须与观察一致,此外必须在逻辑上相互一致。现在,这两个要求能够以一种以上的方式付诸实现,不同的几何学体系由此而来。

                第二十五节

  显然,罗巴切夫斯基的工作是持久的和紧张的智力努力的成果,可以推测,在他能够综合地介绍它之前,他首先从一般的考虑并通过分析的(代数的)方法获得了他的体系的明晰概念。在这个麻烦的欧几里得形式中的说明决不是诱人的,它可能主要由于这一事实:罗巴切夫斯基和鲍耶的工作的意义如此之迟地才得到承认。

                第二十六节

  罗巴切夫斯基仅仅发展了欧几里得第五公设的修正结果。但是,如果我们抛弃欧几里得的“两条直线不能封闭空间”的断言,那么我们将得到罗巴切夫斯基几何学的伴随部分。局限于面,它将是球面几何学。我们有大圆代替欧几里得直线,所有大圆相交两次,其中每一对封闭两个球面二角形。因此,设有平行。黎曼第一个宣布了关于三维(正曲率)空间的类似的几何学的可能性,这个概念甚至到高斯好像还没有出现,可能由于他对无穷的偏爱。亥姆霍兹在物理学上继续黎曼的研究,轮到他时,他在他的第一个出版物中也忽略了罗巴切夫斯基的负曲率(具有虚参数k)空间的案例的发展。实际上,对这个案例的考虑对数学家来说比它对物理学家来说要更加明显。亥姆霍兹在所提及的出版物中仅仅处理了欧几里得的零曲率案例和黎曼的正曲率空间。

                第二十七节

  因此,我们能够以尽可能的精确性用欧几里得几何学以及罗巴切斯基和黎曼的几何学描述空间观察的事实,倘若在后两种情况下我们取参数k是足够大的话。物理学家迄今没有发现违反欧几里得几何学的假定k=8的理由。坚定不移地固守最简单的假定,直到事实迫使它们复杂化或修正它们,正是他们的实践和长期的、可靠的经验的结果。这同样与所有伟大的数学家对于应用几何学的态度一致。物理学家和数学家对于这些问题的行为总的来说是不同的,但是这不能用环境来说明,即对于前一类探究者来说,物理事实具有最大的意义,几何学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方便的研究工具,而对后一类探究者来说,正是这些问题是探索的首要素材,具有最大技巧的、特别是认识论的兴趣。设想数学家尝试性地修正我们几何学经验的最简单的和最直接的假定,设想他的尝试富有新颖的洞察,那么从纯粹的数学兴趣来看,肯定没有什么东西比应该一步执行这些探索更自然的了。我们熟悉的几何学的类似物是针对任何数目的维度在较广阔和较一般的假定之上构造的,这些假定不要求被视为比理智的科学实验更多的东西,不具有应用于实在的观念。在支持我的评论时,提一下克利福德(Cliford)、克莱因、李(Lie)和其他人在数学中作出的进展是充分的。思想者很少变得如此沉浸在幻想之中,或者如此远离实在,以致就我们的空间想像超过给定的感觉空间的三维的若干维度,或者构想用可以看见背离欧几里得几何学的任何几何学描述那种空间。高斯、罗马切夫斯基、鲍耶和黎曼在这一点上是十分清楚的,肯定不能认为他们对随后在这个领域出现的荒诞不经的虚构负有责任。

                第二十八节

  针对几何学的建构物在无穷处和不可达到的地点的行为作假定,然后接着把它们与我们即时的经验加以比较,并使它们适应于它,这与物理学家的的原则不一致。像斯托尔茨这样的物理学家就偏爱注重作为他的观念源泉直接给予的东西,他认为在被迫改变它们之前,也可以把它们应用于达不到的东西。但是,他也可能极其感激存在几种适当的几何学发现,我们也能够对于有限空间运用它们,一句话,他感激废除某些因袭的思想障碍。
  假如我们生活在具有混浊的、不透光的大气的行星表面上,我们在假定地球的表面是平面、我们唯一的工具是矩尺和链的基础上着手测量,那么大三角形角之和超过量的增加会立即迫使我们用测球面学代替我们的测平面学。作为一个原则问题,物理学家不能排斥在三维空间中的类似经验的可能性,尽管会迫使接受罗巴切夫斯基几何学和黎曼几何学的现象,应该呈现出与我们迄今已经习惯的现象如此奇特的对照,以致人们将不认为它们的实际发生是可能的。

                第二十九节

  给定的物理对象是直线还是圆弧,这个问题没有被恰当地阐明过。拉紧的绳索或光线肯定既不是一个,也不是另一个。问题仅仅在于,是否对象在空间中如此作用使得它更好地符合一个概念而不是另一个概念,是否它以对我们来说是充分的、我们可以达到的精密性完全符合任何几何学概念。把后一个案例排除在外,便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是否能够实际上消除、或者至少在思想上决定和顾及与直线或圆的偏离呢,换句话说,我们是否能够矫正测量的结果呢?但是,在实际测量中,我们总是依赖物理对象的比较。如果按照直接的调研,这些对象在可以达到的最高的精确度上与几何学概念一致,但是间接的测量结果却比考虑所有可能的容许误差更多地偏离了理论,那么肯定应该责成我们改变我们的物理-度规概念。物理学家将有理由等待这样的境况的出现,而数学家将总是有他的思辩的自由天地。

                第三十节

  在自然探究者使用的所有概念中,最简单的概念是空间和时间概念。与他的概念建构物一致的空间和时间的对象,能够以极大的精密性构造。几乎每一个可观察的偏离都能够被消除。我们能够在不违反事实的情况下,设想任何空间的或时间的建构物的实在化。下余的物体的物理性质是如此密切地关联在一起,以致在这里任意的虚构都因事实而受到狭窄的限制。理想气体、理想流体,理想弹性体都不存在,物理学家知道,他的虚构仅仅近似地、通过任意简化地符合事实;他完全意识到无法消除的偏离。我们能够在不违反任何事实的情况下构想球、平面等等,并以不受限制的精密性构造它们。因此,如果任何物理事实碰巧使我们的概念的修正成为必要的,那么物理学家将于可牺牲较少完美的物理学概念,而不是放弃较简单的、较完美的和较持久的几何学概念,因为这些几何学概念形成了他的所有理论的牢固基础。

                第三十一节

  但是,从另一个方向来看,物理学家能够从几何学家的劳动中得到实质性的帮助。我们的几何学家总是涉及感觉经验的对象。然而,只要我们开始用像原子和分子——从它们的真正本性来看,它们从未能够成为感觉注视的对象——这样的思想事物操作,我们无论如何没有任何义务认为它们处在对我们感觉经验的欧几里得三维空间来说独有的空间关系中。这可以引起相信原子思辨是不可或缺的思想者的特别注意。

                第三十二节

  让我们在思想上返回几何学在实际生活需要中的起源。认识空间的物质性和空间的对象不管它们的运动之不变性,在生物学上对人的存在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空间的量直接与我们的需要的量的满足有关。当我们的生理组织未充分地提供这类知识时,我们使用我们的手和足与空间的对象比较。当我们开始相互比较物体时,我们便进入物理学领域,不管我们使用我们的手还是人造的量器。一切物理学的决定都是相对的。因此,所有几何学的决定同样相对于量器具有有效性。测量概念是关系的概念,该概念没有包含未在量器中包含的东西。在几何学中,我们仅仅假定,量器将始终并且处处与它在某一其他时间和某一其他地点重合的东西重合,但是,这个假定对于与量器有关的东西不是决定性的。代替空间的生理学的质的,是截然不同定义的物理的质,不要把后者与前者混淆起来,如同不要把温度计的指示与热的感觉等同起来一样。的确,实践的几何学家借助保持在恒定温度中的量器决定被加热的量器的膨胀,并注意到上述的叠合关系受到这种非空间的物理环境扰乱的事实。但是,对于纯粹的空间理论而言,所有关于量器的假定都是不相干的。完全在生理学上造成的认为量器是不变的习惯,心照不富地、但却不合理地保留下来。假定量器,从而一般地假定物体在空间中位移时经受了变化,或者它们在这样的位移时依然未变化——这个事实本身只能使用新的量器才能决定——也许是完全多余的和无意义的。这些考虑使所有空间关系的相对性变得显而易见。

                第三十三节

  如果量器的引入实质上修正了空间的质的标准的话,那么把数的概念引入几何学则使该标准受到更进一步的修正和增强。存在着通过这种引入获得的细微的区别,仅有叠合观念是永远无法达到这种区别的。算术应用于几何学导致不可公度性和无理数的概念。因此,我们的几何学概念包含不是空间固有的外加的要素;它们用某种纬度描述空间,也任意地以比空间观察更大的精确性可能实现。事实和概念之间的这种不完美的接触说明了不同的几何学体系的可能性。能够就物理学说严格相同的话。

                第三十四节

  导致我们的几何学观念转变的整个运动,必定能够被描绘成一个健全的和健康的运动。没有人认为,这个在若干世纪前开始、但在现在大大增强了的运动终止了。相反地,情况完全证明我们的下述期望是有正当理由的:它不仅促进了数学和几何学的巨大进展,尤其是在认识论的关系方面,而且也促进了其他科学的巨大进展。确实,这个运动受到几位著名人物的强大激励,但是它无论如何不是源于个人,而是源于普遍的需要。从参与其中的人的职业差别将看到这一点。不仅数学家,而且哲学家和教育学家也对它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不同的探究者寻求的和没有联系的方法也是如此。莱布尼兹表达的观念以稍微改变的形式在博里叶、罗巴切夫斯基、鲍耶和H.艾布(Erb)到那里重现哲学家于贝韦格(Ueberweg)在他反对康德时十分接近生理学家贝内克的观点,在他从付艾布(H.艾布提到K.A.艾布(Erb)是他的先驱)出发的几何学观念中行动在亥姆霍兹工作的颇大部分之先。

                第三十五节

  前面的讨论导致的结果可以概括如下:
  (1)我们的几何学概念的起源被发现是经验。
  (2)满足相同的几何学事实的概念的多样性被揭示出来。
  (3)通过把空间和其他流形比较,便达到比较普遍的概念,几何学概念是这些概念的特例。几何学思想就这样摆脱了因袭的、迄今被想像为不可超越的局限。
  (4)通过证明与空间同源但又不同于空间的流形的存在,提出了全新的问题。空间在生理学、物理学、几何学上是什么?由于其他性质也是可相信的,把它的特殊性质归因干什么?空间为什么是三维的?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第三十六节

  对于诸如此类的问题,虽然我们没有必要期望今天或明天就可以作出回答,但是我们却在被调研的领域的整个深奥性面前停滞不前。我们将对“愚笨的人”的不适当的苛评不置可否,高斯曾预言他们会到来,他们的态度决定了他秘而不宣。但是,对于高斯、黎曼和其他后继者所遭受到的高居于科学界的人物的辛辣的和吹毛求疵的批评,我们将有话要说。探究者在知识的最外面的边界上发现了许多事物,这些事物没有平稳地滑入所有的头脑,但是由于这个缘故它们不是胡说八道,难道他们在自己身上从来也没有体验过这个真理吗?确实,这样的探究者易于出错,但是,即使一些人的错误也往往在它们的结果方面比另一些人的发现更富有成效。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