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华一呆”陈兴武:一天发现易中天《品三国》50处讹异  

2010-06-10 10:46:59|  分类: 历史哲学小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一呆”陈兴武:一天发现易中天《品三国》50处讹异
2010年06月10日 07:45 时代周报 【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0条

2008年1月以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品三国》挑错案已经尘埃落定,法庭息事宁人,涉案各方亦已偃旗息鼓。然而,事件的背景远非公众所知道的那么简单,而涉案各方在其间的表现亦不无可议之处,探析其发生的深刻原因,对于今后的社会历史研究学界的走向,相信不无裨益。

《品三国》挑错案中案

《新京报》2008年2月26日刊载《<品三国>挑错案开庭》一文,称重庆律师况力彬告《品三国》错误太多,索赔2050元。“原告再举证《品三国》错误7处,庭审长达6小时。”此举引发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然而据笔者所知,北大中文论坛曾于两年前发表署名“华一呆”的《品三国古籍引文硬伤例证》,说“一日之间即得讹异文字达50余许”。并举例指出该书引文的10处硬伤。此文被网友于2007年3月18日在“百度易中天吧”上引用。而今又被重庆律师“公开了其中10处错误,同时强调,错误多达50处之多。”而“公开”的错误,完全与华文列举的“考证十例”重合。现将“考证十例”列举如下,可与况文进行比对:

1. 《品三国》第45页引文:“企望义兵,解国忧患。”

据《三国志》,“忧患”当作“患难”。

2. 《品三国》第58页引文:“荒侈滋甚,后宫数百皆服绮觳,而士卒冻馁,江淮空尽,人民相食。”

据《三国志》,“觳”当作“”。

3. 《品三国》第112页引文:“袁公徒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机。”

据《三国志》,“徒效”当作“徒欲效”。

4. 《品三国》第154页引文:“率其众南行,亮与徐庶并从,为曹公所迫破,获庶母。”

据《三国志》,“迫破”当作“追破”。

5. 《品三国》第186页引文:“先主为曹公所迫于当阳长坂”。

据《三国志》,“迫”当作“追”,“坂”当作“阪”。

6. 《品三国》第176页引文:“豪杰并争,两雄相持,天下之重,在于将军”,“若欲有为,起乘其敝可也”,“如其不然,固将择所宜从”,“拥十万之众,安坐而观望”,“见贤而不能助”,“请和而不得”,“将军不得中立矣”。

据《三国志》与《后汉书》,“敝”当作“弊”。“如其不然,固将择所宜从”当作“若不然,固将择所从”。

7. 《品三国》第177页引文:“所乘马名的庐,骑的庐走,堕襄阳城西檀溪水中,溺不得出。备急曰:‘的庐,今日厄矣,可努力!’的庐乃一踊三丈,遂得过。”

据《三国志》,“的庐”当作“的卢”。

8. 《品三国》第185页引文:“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先主据之,乃释辎重,轻车到襄阳。”

据《三国志》,“轻车”当作“轻军”。

9. 《品三国》第191页引文:“诸葛亮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海内大乱,将军起兵江东,刘豫州收众汉南,与曹操并争天下。’这话精彩!”

据《三国志》,此处缺“据有”与“亦”三字。

10.《品三国》第58页引文:“不修法度,以钞掠为资,奢姿无厌。”

据《三国志》,“姿”当作“恣”。

通过上述事例,可见况文所指《品三国》错漏之处无一超出华文范畴。

陈兴武的秘密武器

笔者联系了“华一呆”即陈兴武先生。据称,他根本不认识况力彬其人,更谈不上有任何关系。他告诉笔者,文章其实早在2006年8月11日就已完成,为免予人厚诬时彦以及炒作自身之嫌,当初并不打算在网上公开,只是由于2006年12月28日《南方周末》文章称易中天很自信地认为,到目前为止,他的《品三国》还没有发现大的硬伤。陈兴武觉得“斯语未免自信太过,为俾读者及易氏本人明了该书引文硬伤之处”,于是在北大中文论坛上发表了《品三国古籍引文硬伤例证》一文。

陈兴武说,他文章中所指只是五十余处“讹异”,并未说全部都是“错漏”。而且他是以百衲本《三国志》为主要依归,并佐以中华等其他五个版本。若单以中华本校勘,根本不可能发现“50处错漏”。陈兴武师从栾贵明先生,多年来致力于《廿四史》的版本对勘课题研究,并于2006年5月完成了近四十万字的专著《廿四史对勘述评》。对此,台湾著名学者龚鹏程教授在《陈兴武<廿四史对勘述评>序》中说:“初不谓其板本校雠之业、训诂名义之学亦竟精邃至此。”因此,他能够在一日之内发现五十余处讹异,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年钱锺书先生为栾贵明、田奕编制的《论语资料库》修改“前言”时,曾写下这样一些发人深省的评论:“从理论上来说,电脑和人类使用过的其他工具没有甚么性质的不同,它在还未被人广泛使用的时候,除自身尚待完善以外,总会遭到一些抵拒。惯用旧家什的人依然偏爱着他们熟悉的工具。有了纸墨笔砚‘文房四宝’,准还有人用刀笔和竹简;有了汽车、飞机、电报、电话,也还有不惜体力和时间的保守者。对新事物的抗拒是历史上常有的现象,抗拒新事物到头来的失败也是历史常给人的教训。”想不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可以在某些国人身上得到印证。

通过上述事例可知,在当前电子网络时代,学者借助一个严谨科学的数据库,大可不必皓首穷经,而作出远远超越前辈的贡献。但是,如果对之视若无睹,刻意回避,其最终吃亏,或者被人利用和暗算,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当然,透过况律师状告易中天一事,让世人真正认识和重视汉文史考证文库的威力和价值,进而使国民了解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典籍历久不衰的永恒魅力,亦未尝不是无意中对民族历史文化作出的一种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