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枫桥再泊  

2010-06-05 17:03:38|  分类: 琴棋书画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60多年前的唐朝天宝年间,襄州(今湖北襄樊)有个名叫张继的,到长安(今西安)考进士落榜。沮丧的他雇小舟回乡,船经繁华之地苏州,泊于闾门外寒山寺旁的枫桥边。暮秋的深夜,清冷月光下江南水乡夜色幽美,寺院传来沉闷的钟声,使他无法入眠。于是,这位科场失意游子,将旅途中孤寂忧愁的思绪化成一首千古绝唱: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1000多年来,评论张继《枫桥夜泊》的,无以计数。我国现代著名的唐宋诗词研究专家刘逸生在他的《唐诗小札》中这样说:“张继的《枫桥夜泊》,在题山赋水的诗作中,好像是在枫桥侧畔建立起一座丰碑。此后一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再也没有人在同样的地点跨越过他了。因为这首诗,枫桥、寒山寺和寺里的大钟都成为国内外知名的胜迹或古董了。”
    时光流逝,这首《枫桥夜泊》引来后人不少的附吟之作。值得推荐的有:
    长洲苑外草萧萧,却意重游岁月遥。
    唯有别时会不忘,暮烟疏雨过枫桥。——唐·杜牧
    画桥三日映江城,诗里枫桥独有名。
    几度经过忆张继,乌啼月落又钟声。
——明·高启
    枫叶萧萧水驿空,离居千里帐难同。
    十年旧约江南梦,独听寒山半夜钟。
——清·王渔祥
    清朝江苏元和籍状元陆润庠题的楹联:
    近郭古招题,毗连浒墅名区,渔火秋深涵月影;
    傍山新结构,依旧枫江野渡,客船夜半听钟声。
    还有一对佚名联句:
    江枫渔火,胜地重来,与国清寺并起凉风,依旧钟声闻夜半;
    木履桦冠,仰天狂笑,有寒山集独听妙啼,长留诗句在关中。
    也许鲜为人知,晚年的张继再游苏州时,又写了一首《枫桥再泊》:
    白发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旧时容。
    乌啼月落寒山寺,依枕尝听半夜钟。
   同一地点,也是深夜卧在小舟上,一颗苍老的心,感慨岁月无情,缅怀如烟往事,情感是深沉的。然而,寒山寺钟声依旧,却唤不来张继当年的灵感。显然,《枫桥再泊》没有《枫桥夜泊》那种隽永的意境了。于是,后世有人断言:《枫桥再泊》系他人托张继名写的。
    宋人陈岩肖著的《庚溪诗话》中记载:宋徽宗时的进士、常州晋陵(今江苏武进)人孙觌也写过一首《过枫桥寺》:
    白首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旧时容。
    乌啼月落桥边寺,倚枕犹闻半夜钟。
    这两首诗仅相异6个字。据史料介绍,孙觌“历官翰林学士,吏、户二部尚书。知秀州、温州、临安诸郡”;称他“笔势翩翩,高出流辈”,“每一篇出,世所传诵”,是南宋文章名家,颇受好评。以他的名气,赋诗是没必要去抄袭前人。那么,《过枫桥寺》与《枫桥再泊》是巧合还是什么?

天未亮,夜朦胧。披上一件外衣,轻轻的走到湖边。阳澄湖真美,一眼望不到边的湖水,伴着寂静的清风,仿佛在诉说着大自然的静谧。只是,这夜色太过于沉寂,缺少了那么一点点,生命的气息。这不由得让我联想到张继的《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是啊,这里缺了那片江枫,那阵乌啼,还有那寒山寺的钟声和那江中的一叶扁舟,否则就更加完美了。《枫桥夜泊》的译文是:“月亮落下去了,乌鸦不时地啼叫,茫茫夜色中似乎弥漫着满天的霜华,面对岩上隐约的枫树和江中闪烁的渔火,愁绪使我难以入眠。夜半时分,苏州城外的寒山寺凄冷的钟声,悠悠然飘荡到了客船。 ”《枫桥夜泊》描写了一个秋天的夜晚,诗人泊船苏州城外的枫桥。江南水乡秋夜幽美的景色,吸引着这位怀着旅愁的游子,使他领略到一种情味隽永的诗意美,写下了这首意境深远的小诗。表达了诗人旅途中孤寂忧愁的思想感情。 唐代诗人张继留给后人的诗并不多,最著名的当属《枫桥夜泊》这首千古绝唱。
  
   很多人,都熟悉这首《枫桥夜泊》。但还有首《枫桥再泊》却很少有人知晓了。那是张继垂暮之年重游故地所作。
  
   白发重来一梦中,
  
   青山不改旧时容。
  
   乌啼月落寒山寺,
  
   依枕尝听半夜钟。
  
   《枫桥再泊》的译文是:“在白发苍苍的时候,重游故地,一切恍如一场梦;青山还是那样的巍峨;同样是这片江枫,同样是这阵乌啼,同样是这座寒山寺;聆听着同样的钟声,而我却已不是当年风流洒脱的青年才俊了。”
  
   这不由得让我感慨万千。幻想着三十年或四十年后,我也在这个时分,重游阳澄湖,那又会是是怎样的风景,怎样的心情?那时候,我要执我爱人之手,一起回忆这苍穹的岁月。我想,那时候我们一定会感叹时光如流水般的匆匆吧。同样的心情,同样的景色,同样的寥寥夜幕。我希望和我的爱人,在江中,撑一只乌棚船,点上一枝红烛,一起谱写生命的美好乐曲,一起谱写爱情的千古恋曲。遂,写下这首不像诗的诗,姑且名之为《忆苍穹》吧:
  
   携手伊人忆苍穹,
  
   嘘叹岁月何匆匆。
  
   此情此景此夜色,
  
   一盏红烛曲江中。
  
元载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poem/1/25761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