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我高调,因为我学摸你鸟,转移焦点给队员解压  

2010-06-08 22:54:39|  分类: 时事体育周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定的采访时间在下午4点,北京东四环外一个摄影棚。由于塞车,我迟到了5分钟,《男人装》的哥们姜一短信告诉我说,韦迪已经到了,而且是提前到达的。这让我很有些奇怪。因为别说政府官员,哪怕是为这种时尚大刊而生的娱乐人士,对于这种特殊拍摄约定,能准确守时的少之又少。韦迪格外重视这次采访?

    事实上,《男人装》预约这次韦迪采访时,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这应该是他“善待媒体”承诺的实践,虽然我觉得他接受《男人装》的专访并愿意参加这样的特拍,是件很奇怪的事。

    我走进摄影棚,韦迪在一旁化妆间化妆,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位中国足管中心主任。我走过去和他了打个招呼,并没有太多忐忑,虽然过去几个月各种围绕中国足球的笑话里,韦迪说过的或者被人扭曲栽赃的“力争一流”、“国奥替补打中超等韦十条”、“学习巴萨西班牙”、“聘请希丁克”等,都是我直接或间接攻击的对象。

    韦主任端坐化妆,心情似乎不错。见我过来打招呼,伸手相握,只是位置不方便,“咱们先左手拉拉吧”。对于所有非娱乐业的男士而言,化妆肯定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是韦迪并没有太尴尬。

    几分钟后,头发梳理得井然有序、精神更加焕发的韦迪向摄影棚走来。我们正式地握手。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肩宽体健的东北壮汉,微微有些谢顶,戴着眼镜,镜片后传来的眼神锐利清澈。韦迪说,当这篇报道面世时,他希望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新闻人物,能逐渐退出舞台的中心区域。事实却是,当本文见报时,他刚好又因为拿掉国奥主帅刘春明而再度成为焦点。】

  “您自称是一个业务型的体育干部?”初次见面,我试探着想给随后的谈话找一个基调,韦迪立即纠正了我:“我是一个技术干部,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工作经历。”第一句话,他就给了自己一个定义,似乎要给自己做一个区分。对于官场中人,我们总会有“官人”的定义,可是韦迪不论从做派和口吻来看,都要更加坦率直白。

  “很多人都不了我的背景和经历,也许是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我也在网上看到过一些介绍我的文字,说实话,没有一篇是完全准确的。大家都有些只鳞片爪的东西,不过都不够准确。”他似乎在辩白,似乎又是在自我修饰。

  在韦迪自己的讲述里,他是哈尔滨人,而不是风传中的辽宁人。中学时代韦迪就比较幸运,因为唯独他那一届的高中毕业生,没有被分配去上山下乡。“那个时候师资力量缺乏啊,出色一点的高中毕业生,一毕业就留校当老师了,转背就教高中。所以我当老师,比后来的老师同行要早了两年。”

  中学时代,韦迪就具备相当好的运动天赋。他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接受高等教育,后来又获得了体育管理硕士学位。他身体力行的项目是田径投掷类。

    【拍摄过程中,有人想让韦迪换一下外套,韦迪笑而谢绝:“我这身板太特殊,你们那些衣服我都没法穿,因为这样身高的人,基本上没有我这么宽的肩膀。”这是投掷运动在韦迪身体上留下的痕迹,他身高大约1.77米,肩膀只怕比1.9米的人还要宽。】

  有学历,有经历,而且很年轻,于是在八十年代最需要人才的时候,韦迪很快脱颖而出。他是沈阳体院最年轻的院长,上任时不到40岁。“那也是一种人生历练,”韦迪说,“要知道当一个院长,靠的可不仅仅是专业知识,处理各种关系尤其重要。我当院长的时候,院里的副手和各个部门负责人,几乎年龄都比我大,不少还是我的老师长辈,要应对这样的环境可不容易。”

  后来他得到了晋升国家体育总局的机会,成为了专项运动的管理者。不过在韦迪的讲述里,他一直是“技术官员”,他的经验也都是在体制内获取的。没有中国足坛风暴这个巧合机缘,他恐怕不会接近足球。

  一个特殊的历史时刻,他被推上了一个特殊的历史职位,不论他是否愿意。

   【时尚杂志的特拍流程,既专业又有些繁琐。韦迪被安排在一个又一个为他设定的环境里,摆出各种他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手势、姿势。这个过程很容易让人疲劳,只是要从韦迪脸上看出不耐烦或控制不住情绪的表情,实在太难了。

    拍过三组之后,他有些累了,他也在抱怨,但这种抱怨更像是一个被迫加班的人开的善意玩笑。

    布景调换间隙,韦迪终于有空坐了下来,抽根烟。宽盒版的三五,韦迪说他抽了十多年。这是一个不会轻易改变生活习惯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对自己充满信心的人。为什么他会显得那样高调?】

  我问他上任几个月有些怎样的感受,除了媒体聚焦之外。话题这才引向了足球。

  “干足球恐怕都是这样,干得越久,越会发现自己不懂的太多,更何况是中国足球这种特殊运动。”韦迪语气平淡,却多少有些感慨的意味。过去这三个月,只怕是他“技术干部”生涯里最繁杂最疯狂的三个月。他十分坦然地说起了几个围绕他的新闻话题,包括“韦十条”、“学习巴萨荷兰”,只是在他的讲述里,这些并不是盖棺定论的决议,只是他上任伊始有过的一些想法。韦迪事实上并不能决定一切,刚开始那段时间,他甚至不能决定这些消息属于内部讨论还是公众讨论。可是消息一旦走漏出去,带给他的全是负面影响。

  甚至像“举国体制”这样的政策性命题。韦迪和他的上司崔大林,都在不同场合高举过“举国体制”旗帜,也因此而成为媒体攻击的标靶。但他并没有像一些描述的那样固执。“我不久前和你们报纸的记者聊过,得到的建议是不用老说‘举国体制’这样的字眼,我觉得这建议就很有道理。‘举国体制’本身没什么不对的,尽可能集合各种资源来为我所用,肯定是一种促进竞技体育提升的方法,别的国家也有这样的做法啊。但如果我们少提一点这样的说辞,或者换个称谓,也许效果会更好。”韦迪说。

  我决定单刀直入地问他一个问题:“那么您上任这三个月时间,是否表现得太高调了?是否表现得和你的前任们太不一样了?”

  韦迪一笑。拍摄继续,他起身走向布好了的景区。

    【这一组图片要韦迪进行的角色扮演,是他面对媒体的场景。一会儿是一堆话筒朝向他,一会儿是他站在一个新闻发言台上应对媒体。韦迪略有些不太适应,尤其要求他做几个摆拍动作的时候。

    “你把手向这边一指,然后严厉地说:‘你是哪个媒体的?’”有策划人员如是建议。

    我觉得这个场景很搞笑,建议韦迪把词改一下,“应该问‘你是哪个单位的?’”现场一阵哄笑。韦迪也在笑,很自然。我不知道他是否清楚,这句“你是哪个单位的”本有典故,就发生在中国体育官员身上。既是官人,必有官气,韦迪身上也有,只是在拍摄过程中,还没看到那股盛气凌人的主子气势。】

  这一组拍完,韦迪再次坐了下来,继续抽烟。我继续提起刚才那个他没回答的问题。

  “是的,我是有些高调,”他坦率回答,眼神没有游移,也没有了那股笑意,“不过我这么做有目的……我相信你知道我的目的……”

  既然韦迪不给我答案,既然韦迪相信我知道,而我也只能想到一种答案,那就是转移视线。

  危机公关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转移视线、分散注意力。韦迪上任时,是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最危难的时候,南勇和杨一民被带走接受调查,第二天崔大林就带着韦迪上任。上任当天晚上,他就开始和足球行业内的管理人士、媒体人士接触交流,很快就在履新见面会上发表了“三项使命、两个一流”的演说,并且表示要“善待媒体”。其实哪怕他不“善待媒体”,媒体对这样一个新冒出来的新闻人物也是充满着无限兴趣的。随后三个月,他的一言一行都被媒体紧盯,他的很多话语被媒体放大,而韦迪并没有加以修正——他成功地做到了分散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

  不过,韦迪不会永远这么高调。没有谁能长久站立在舞台聚光灯下,承受着那“半透明人”的煎熬。所以韦迪说他指望过一段时间,自己逐渐会淡出,会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围绕这项运动做些他擅长的工作。

  而且他的高调也是有选择有保留的。例如我曾经想把话题引向他的家庭生活、他的业余爱好,韦迪的防守固若金汤。关于家人,他说,“还是尽量保护好他们吧,别让他们受牵连。”关于兴趣爱好,他马上说起了水上运动,说起了他希望退休以后能重回到水上运动领域内,做些自己最爱的事情。

  至于足协中层大换班,韦迪有着难言之隐——过去的体制和架构,已经破败不堪,而且刚进入这个机构时,他根本无法调动起足够的力量来完成工作。“更何况我上任还没多久,就开始了这次调查学习,很多工作都只能暂停。”

    【特拍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一组的背景设置,原定在整个影棚大楼的顶楼。我在想,这是否在参考《无间道》里的场景,中国足球的现状,不就是一出绝妙的《无间道》吗?只是天色已晚,室外拍摄恐怕色光效果不佳,头顶已经冒汗的韦迪才逃过最后一劫。我仍然想和韦迪多聊上一会,于是在影棚一楼一个小化妆间里继续谈话。】

  关于“学习巴萨荷兰”,在韦迪回忆中,简直被炒作成了个笑话。当时他和几个记者聊天,无意中谈到了过去两年最成功的巴萨足球,“那种环境下,谁不会认为中国足球应该学习巴塞罗那?”韦迪语气中多少有些叫屈的感觉,“我看他们队里最重要的就是哈维、伊涅斯塔,自己球队培养的人才。这样的球员在身体条件上,和咱们中国球员没有多大差异,可技术和足球智商上,人家是靠自己练出来的。为什么中国足球不能学习?”

  可随后那段聊天被演绎成了足管中心主导“学习巴萨荷兰”,甚至足管中心要“斥资四千万引进洋帅”。韦迪说,那都是被扭曲得不行的说法。四千万是怎么来的?“我当时问一个朋友,想知道这些世界顶级教练的年薪价格,一打听好像说希丁克是四百万欧元。这段对话传出去,就成了我们要花四千万人民币请教练。其实是请外籍主教练,还是请帮我们培训教练的教练,现在还只是一个讨论话题嘛。”

  他愿意把很多问题拿出来讨论,可还得不到一个自如的讨论空间,因为他的一言一行,都仍然被认为是行政指令的决定。他知道引进国外先进知识经验的价值,因为他在水上中心尝到过个中好处,“只是事情一发生在中国足球上,怎么都会变了样。”

  他说在他任内,肯定要送很多孩子和教练到海外去接受培训。他甚至说他根本不在乎国奥的出线任务,“越不急功近利,才越能出竞技成绩,这其实是我在过去工作岗位上积累的经验。奥运金牌我拿了一大把了,哪会在乎国奥出线任务?”但他还强调了一句,“我的工作重点,必然包括让国家队的成绩迅速取得起色,因为国家队是球迷真正关心的重点。国家队成绩起来了,我们搞联赛、搞青少年才会更有信心,才会有更好的环境。”

  如果没有反赌扫黑的风暴,中国足球球迷恐怕大多都不会认识韦迪。可认识了韦迪之后,不少人对扫黑的印象却在淡化。我问韦迪这场风暴是否还在继续,假赌黑真正的根源没什么动摇,他如何看待?韦迪叹了口气,“我上任这三个月,之前只有一个人问过我这些问题,遗憾的是,我没法全部回答。”我陡然意识到,他也只是一个体制内的“技术干部”,清理门户的工作他还在进行中,而治理整个大环境,他确实勉为其难。他承认,多年前那次反黑,阎世铎们已将很多材料递交给公检法机构了,但是最后不了了之,“也许公检法部门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夜色渐已苍茫,韦迪驱车离去,他开的正是那辆传说中的VOLVO SUV。刚上任时,韦迪因为开着这辆豪车引发了一场小小的风波,当时他的回答是,“这车是水上运动中心的,由赞助商赞助。我工作交接还没有完成,为什么不能继续开这辆车?”

    我问他怎么还开这辆车,他或许感觉到了我的别有用心,“工作还没交接完呢,为什么我不能开?”我想起以往有过传闻说,中超公司给足协领导买了几辆奥迪,于是随口说了句,“那您以后就开奥迪了?”

    韦迪没有直接答复,顿了顿,他才说:“其实我自己有辆广本,也挺好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