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杨本洛形式本体论解读(转帖摘要)(1)  

2010-08-03 08:34:24|  分类: 应用逻辑科学技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本洛形式本体论解读(转帖摘要)(1)

杨本洛教授150万字的《量子力学形式逻辑与物质基础探析》一书,共分三册,被认为是我国科学家全面挑战现代自然科学基础建树的不可多得的著作之一。
数理形式本体论和计算主义是一对孪生兄弟;由于当代科学也只有当代科学的基本特征,是计算性的,所以现代自然科学基础从计算主义走到了数理形式本体论。《南方周末》曾以《一个人的战争》为题的长篇,报告杨本洛教授以计算主义的基本态度,纠正流体力学经典方程即纳维-斯托克斯方程(Navier-Stokes方程)隐含的形式错误,受到上海交大学等的器重,而饮誉中外。杨本洛教授借Bohr的话:“20世界物理学唯恐不够疯狂,批判一些数理形式本体论的标准模型;但他本人也没逃脱类似希尔伯特的悖论:杨本洛教授的批判也是唯恐不够疯狂

(一)
《量子力学形式逻辑与物质基础探析》上册通过揭示惯性系的循环定义本质,重新赋予其物质内涵等,指出自然科学必须普遍遵循物质第一性和逻辑自洽性两个基本原则;以及通过澄清经典量子力学从未按照数学意义求解过第一性原理的薛定谔波动方程、薛定谔表述和海森堡表述的等价性证明,只是零因子下的空陈述,连续域中的测不准原理需代之以离散量子约束等实例,揭示和形式地界定量子力学所研究的物质对象,最后重新构造与量子跃变以及与所有经典理论保持严格逻辑相容的量子力学基本方程。
在上册杨本洛教授的解释是:
1
、在出版《量子力学形式逻辑与物质基础探析》之前,曾以《电磁场理论形式逻辑分析及其它》为名出版过一书,是围绕流体力学的理论模型如何理性重构这个最基本命题所进行的讨论。与目前所有流体力学著述以Navier-Stokes方程作为唯一形式基础展开分析的方法相反,指导理性重构的基本思想是:首先承认一切形式表述只可能条件地存在,与此同时,建立与宏观物质粒子本质保持一致的理想化物质模型,并以这个不同的物质模型作为基础构建不同的恰当形式表述系统。
2
、遵循这个基本思想,早在他2003年出版的《讨论及理论流体力学的理性重构》一书中所完成的主要工作是:重新构造一个能够与宏观物质的粒子本质保持一致的偏微分方程(泛定方程),纠正了流体力学经典方程即Navier-Stokes方程隐含的逻辑错误;指出只是动力学边界条件才可能吻合于物理学的一般理念(物理实在)的判断;指出改变了经典理论中的Prandtle边界层理论与Euler方程只能当作约定论(纯粹主观认定)结果而存在的认识不当、以及经典理论的重要概念涡(Vortex)缺乏恰当形式定义的反常。最后指出运动中流体这些特定物质结构得以存在的合理依据,为这些彼此关联的概念构造了客观性的基础。第一次为固体力学和流体力学两个宏观力学体系提供了决定于各自物质属性的确定逻辑关联,从而使整个宏观力学成为一个整体,一个能够在形式系统内部保持逻辑相容的大体系;并且,仍然从宏观物质的粒子本质出发,赋予具有独立意义的压力场以恰当的物理内涵。结果的提出,这不但纠正了流体力学经典论述在形式逻辑上隐含的大量不当和错误,更为重要的是为所有概念和形式表述提供了相应的物质基础,从而彻底改变了经典流体力学长期形成基本方程一成不变的形而上学僵化思维习惯。
3
、流体力学需要研究的是变化中大数粒子构造的系统,但它仍然沿用以往流体力学只提供与速度分布相对应的三个独立标量边界条件的经典模式,以至于不可能真正解决许多专业流体力学研究者曾经向他提出的压力场计算失真的问题。美国Princeton大学数学系2000年发表的《Navier-Stokes方程的存在与光滑性》论文,实际上构造了Navier-Stokes方程到底是否可解或应该视为是否恰当的命题。这篇文章告诉人们:虽然长时间来Navier-Stokes方程一直被当作形而上学对待,视为流体力学形式逻辑分析的唯一基础并且绝不容许被怀疑,但是这个神话开始被打破,西方科学主流社会实际上已经对这个形式表述的合理性公开提出了质疑。而吴望一先生撰著的《流体力学》,已早逻辑地做出流场中的压力实际上只能被视作调整量而存在的重要判断。当描述流场的泛定方程必须包括速度场和压力场四个独立变量的时候,因为在流场边界上只能提供与三个独立变量相关的边界条件,所以整个形式表述在逻辑上仍然是不完整的。三分量动力学边界条件并不能真正改变该判断曾经揭示经典黏附性边界条件隐含的逻辑不当问题。如果局限于目前的流体力学形式系统,为了与流场中的压力被视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客观量的合理认定保持一致,必须对流场边界的动力学条件作进一步改进。
4
、流体力学研究者也不难发现经典流体力学理论体系在形式逻辑与物理概念两个方面大量存在的不当;许多流体力学著述指出最初构造的Navier-Stokes方程与目前真正使用的形式表述并不真正相同。而他的双旋度Poisson方程积分表述及恰当定解问题重新构造,才具有突破意义。在流体力学研究中,首先必须重新认识Navier-Stokes方程,因为流体力学需要描述的本质上是离散大数粒子集合的运动学行为,所以流体力学在形式逻辑上需要解决的问题几乎必然是复杂的,需要为流体力学重新构造能够与宏观物质粒子本质保持逻辑相容的理想化物质基础。
5
、杨本洛教授说自己在流体力学基础研究方面撰写的文章或专著虽多,但几乎后续的文章都有对前面发表的文章加以批判、修正与进一步补充。如在《科技导报》发表的速度场和压力场耦合模型文章中,仅仅对经典黏附性边界条件中切向分量条件的真实性提出否定,指出流场固体边界处的流体必然存在滑移现象,否则将导致边界上摩擦阻力并不需要消耗功量的反常推论。这对固壁边界处的黏附性条件提出否定,已经是对流体力学经典理论的离经叛道。
6
、杨本洛教授的《理性重构电磁场理论体系形式逻辑分析》论文认为,于19世纪中叶Maxwell构建的以位移电流人为假设,作为存在前提的经典电磁场理论,被视为形式上最为成熟和优美的陈述系统,其实回避了这个理论体系一个明显存在的认识反常:无法赋予这个称之为位移电流的形式量以实在的物质内涵。这是类似Newton经典力学,因为无法定义惯性系实际隐含的循环逻辑问题,这个人为创造出来的位移电流仍然是隶属于循环逻辑范畴的概念。
7
、杨本洛教授认为,如果允许位移电流仅仅作为人为假设的概念而存在,必然对自然科学必需是物质性基础的理性认识构成彻底颠覆和否定;而且电磁场经典理论Maxwell方程组中,关于动态电磁场可计算数学物理模型 —— 偏微分方程的恰当定解的两个与时间变化相关动态项的符号是错误的,两个动态项的符号必须要颠倒过来。杨本洛教授说,怎样才能赋予位移电流以物质的内涵,虽注意到Maxwell方程组形式表述在形式逻辑上存在不当,但他先没意识到位移电流概念的不必要,原因是自己内心还有尽可能小改动经典理论体系中的习惯表述形式,从而妨碍了理性思考和逻辑推理的正常进行;而现已意识到这个不当数学表述形式需要被彻底抛弃。即在重新构造动态电磁波方程的恰当表述以及由其构造数学物理模型(恰当定解问题)结果的同时,如果需要Maxwell方程组能够与该数学物理模型逻辑相容,那么,必须把Maxwell方程组中两个动态项符号同时颠倒过来。这个推断是以承认Maxwell方程组本身是一个恰当形式表述作为必要的逻辑前提并不成立。Maxwell方程组是一个纯属多余并逻辑不当的数学表述形式。经典理论体系中的位移电流假设,以及习惯使用的由若干一阶微分方程构造的Maxwell基本方程,实际上是两个需要抛弃的不当伴生概念。
8
、杨本洛教授认为,与求解动态电磁场相关的若干偏微分方程理论基础问题,不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而且20世纪约定论的自欺欺人,理论物理中的逻辑以及偏微分方程理论等许多实实在在基本的矛盾真实存在着。无论是数学基础还是量子力学基础人所共知的矛盾,不会因为某个称之为公理化假设的主观认定,就能够真的否定矛盾事实的客观存在。
10
、中科院电子所的宋文淼教授针对双旋度Poisson方程经典论述的若干结论,就明确指出:Maxwell所提出的关于电磁场的统一的方程组实际上是无法求解的。20世纪初所能证明的只是,从当时已经掌握的标量波动方程的理论和求解方法,也只是求得Maxwell方程组的某些特殊情况下的解。杨本洛教授认为,在19世纪的中叶,描述电磁场必需的基本数学工具 —— 张量或向量分析尚未出现,Maxwell在构造他的电磁场理论体系过程中,长期依赖于模仿不可压缩流流场的研究手段,将属于有质有形宏观物质的概念以形而上学的方式随意强加于无质无形的电磁场之中。这样,在这个经典理论的形式系统构建之始,已经致命地陷入了导向性错误的歧途。
杨本洛教授在解读宋文淼教授的论断时说,Poisson标量波动方程作为一个实际上已经被异化了的电磁波基本方程,虽然是可求解的,并且能够对这些特定场合的电磁波传播做出相当好程度的描述,但是,对于必须定义在一般的3维几何空间,并用以描述这个一般意义电磁波现象的恰当数学物理模型,尚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当人们只能使用偏微分方程描述一般空间域中物质场的行为特征,从而需要建立由该微分方程以及与其保持逻辑相容的恰当边界条件共同构造的恰当定解问题时,这个属于形式逻辑范畴的任务至今没有完成。这也是Maxwell方程组甚至在形式上也不恰当;Maxwell方程组是一个表述形式也完全不恰当的形式系统。但是杨本洛教授也说,他自己在推导过程中犯的符号错误说明,批判也只可能处于逐步深化认识的自我批判的过程;他对经典物理学标准模型的恰当数学物理模型,最终结果在形式表述上,实际几乎没有多少需要修改的地方。这只能激发他许多更为深刻的批判,自己愿意充当科学批判中的一只靶子,奉献一份微薄然而真诚的力量。
Email:y-tx@163.com

杨本洛形式本体论解读(转帖摘要)(2)

(二)
《量子力学形式逻辑与物质基础探析》中册属于电动力学范畴的讨论。杨本洛教授指出,与量子力学不同,直接表述相关经验事实的经典电磁场理论在哲学上是合理的,但由于大量基元概念认识不当、若干数学推导的失误以及相关数学基础尚未解决,Maxwell位移电流、Lorentz 规范或Coulomb规范等仍属独断论的错误认定,不仅导致Maxwell基本方程逻辑失当和无法求解,至今无法区分电磁场电磁波两个不同的物理学概念,还导致完全悖谬的相对论出现。最后重新建立了电磁场和电磁波基本方程,为求解诸如关线弯曲等物理现象,系统地讨论了相关定解问题的恰当构造。
在中册杨本洛教授的解释是:
1
、杨本洛教授认为,科学没有国界,从隶属于整个人类的知识体系大视角或者从探求真理的科学本义考虑,人类是一个共生的大家庭,不同民族各有长短。但杨本洛教授又认为西方哲学体系、现代数学体系和理论物理的基础,长期存在大量矛盾而无所作为,并且热衷于在一个明知存在矛盾的认识基础之上,做毫无意义的无穷推理,乃至构造一方面容忍对理性和逻辑退让、怀疑和反思的思潮。杨本洛教授的结论是,这一切已经不仅仅只是Bohr所描述20世纪物理世界唯恐不够疯狂的问题,而是人类的一切都失去是非标准和本应清晰的判断基础,不得不谈论导致缺失理性和是非标准的人、人格、道德取向的时候了。形式本体论分人文形式本体论和数理形式本体论。杨本洛教授的形式本体论虽针对的是数理形式本体论,但总体看,还是属于人文形式本体论。
2
、比利时人普里高津长期从事非平衡态热力学研究,1976年荣获Nobel奖。杨本洛教授说,普里高津曾经向整个世界宣称:他的理论不仅仅可以无所限制适用于物理、化学、生物学等所有自然科学分支,还同样可以地应用于社会科学研究的领域。;然而曾几何时,这位昔日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的Nobel奖获得者,国外早已对其展开了批判。西方科学世界对一个尚未过世Nobel奖获得者,做出如此严厉批判,应该被视作现代科学生活中极为罕见的事件。而普里高津的理论体系到底错在何处?杨本洛教授也只是盲目尾随西方科学世界的批判而批判---杨本洛教授认为,对于所有凭借炒作而获得成功的人,一个共性特征就在于他们不可能真正懂得需要使用的数学工具;反过来说,仍然因为不懂得逻辑的威严和厉害,才敢于作无视逻辑的随意炒作,轻信自己或许获得某一个无需限制的普适真理体系;普里高津以及他的一大批同事数学基础之薄弱,杨本洛教授说他许多年前,就直接投寄文章给英国的《Nature》杂志,通过使用形式语言的分析明确指出:不仅普里高的理论体系是错误的,而且整个20世纪所建立的非平衡态热力学体系,在数学推导和基本物理概念的理解上都存在严重错误。
3
、杨本洛教授说,在20世纪后半叶的西方知识社会,曾经涌现像库恩、拉卡托斯、费耶阿本德这样一些有影响的科学哲学家。他们凭借哲学家惯有的敏锐思维,并力图遵循独立于科学论述的中立精神,重新审视20世纪的整个自然科学体系,最终只能对科学的理性传统提出了否定。可是有人认为,库恩的范式革命恰恰是在上个世纪下半叶,被热情过度的一些中国人误读了:被认为范式革命,就是在科学革命时期,科学理论一个打倒一个的革命。杨本洛教授的形式本体论认为,由于包括数学在内的整个自然科学体系已经沦落到只能公然提出类似于公理化假设(第一性原理)的称谓,依赖于约定论的假设,达到容忍形形色色矛盾真实存在的反常状态;西方这哲学家(科学家)与其说是凭借他们的智慧,还不如说只是因为起码的良心向人们指出:在现代自然科学体系中理性(逻辑)已经荡然无存。在林林总总西方哲学流派的内容和观点不尽相同乃至彼此处于否定和对立之中,如何为反常20世纪自然科学乃至反常西方哲学体系的逻辑紊乱,尽可能提供合理哲学解释,就是杨本洛教授的形式本体论的目标。杨本洛教授是库恩的追随者,他说由库恩创造的范式理论最具影响力也相对较为深刻。库恩尖锐而准确地指出:现代自然科学的发展只能界定为一种范式(Paradigm)革命的模式。自然科学中的范式只是一种信念,在新旧范式之间,不再具有继承关系,没有任何逻辑关联,既不相容也不可比,因为两种范式之间没有共同的语言和概念标准。旧范式向新范式的转换没有什么规律可言,只是不同信念或格式塔的转变。当然,这种转换只能是非理性的,是信仰、心理、社会思潮等因素影响的结果;自然科学实际上已经异化为某个科学共同体的共同信念或共同语言,自然科学的客观性标准不再存在。
4
、有人认为中国人的误读,使得在我国主流科学社会编撰的一本21世纪《物理学史》教材中,不仅把库恩的模式理论纳入该书绪论名为物理学发展的基本模式的一节,还特别称赞这个哲学理论描述了更合乎科学发展的实际的科学发展观的模式,而向和谐社会转播模式革命。杨本洛教授则说,正因为此,人们才可能理解,Planck为什么会把科学世界不同共同体之间的斗争,描述得那样残酷和你死我活;同样因为此,人们才可能理解,库恩被他赖以生存的科学主流社会最终抛弃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杨本洛教授最后说出了普里高津被批判的原因:普里高津的命运绝对不在于他杜撰的理论比其他人的理论存在更多逻辑悖论的荒唐,而在于利令智昏的普里高津竟然不自量力地羞辱了相对论,从而对一个远比他强大得多科学主流社会的整体,表示了他的轻蔑和不;普里高津的命运只是库恩模式理论中科学共同体共同约定的法律制裁,这种人文化的制裁同样无需任何科学依据,也绝对没有任何人关心和认真探讨这个理论体系到底错在何处
5
、杨本洛教授说,希尔伯特的20世纪公理化体系思想,提出桌子、椅子、啤酒瓶都可以视为几何学的点、线、面,是一种指鹿为马,纯粹的独断论意义的蛮横无理诠释。我们需要对形式逻辑存在明显错误的理论为什么能长期存在、并最终还能获得Nobel奖之类的荒唐作深刻反思;同时,还需要严肃地指出:与普里高津杜撰的动力学理论相伴而生,并至今仍频繁出现于新闻媒体乃至科学读物的“Brazil蝴蝶效应同样是一个引起误导的伪科学断言:即使巴西的所有蝴蝶组成与20世纪西方科学世界类似的科学共同体,按照某一个公理化假设的共同约定,以彼此完全相同的节拍扇动它们的翅膀,但是,巴西蝴蝶也绝对不可能在大西洋的彼岸掀起一场风暴。非线性动力学最初提出蝴蝶效应是渊源于非线性微分方程分支点理论的启发。在微分方程分支点处,自变量某一个扰动尽管相当微小,也往往足以导致因变量发生趋势性的根本变化。此处,无需讨论非线性微分方程理论自身是否成熟和可靠的问题。但是,作为逻辑推理的基本常识,如果要使用微分方程的分支点理论,必须首先以微分方程(无论是线性还是非线性)的存在作为逻辑前提。进一步说,被描述的对象必须满足微分方程必须满足的连续可微必要条件。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宏观物质本质上是充满空隙的离散粒子系统。因此,横贯大西洋上空的大气层不可能满足应用分支点理论的微分方程,那么,又何以能根据微分方程分支点理论给出微小扰动诱发巨变的逻辑推论呢?
6
、杨本洛教授说,无论是19世纪曾经喧嚣一时的Clausius“热寂说,还是20世纪普里高津杜撰出来的蝴蝶效应,乃至西方科学世界至今乐此不疲的无需证实也无法证实的大爆炸理论宇宙学,无一不是独断论这种思维恶习带来的恶劣范例。试问:为什么一方面已经彻底放弃了逻辑,仅仅把严肃的自然科学当作是一种约定;而在另一方面却又要无尽的大自然必须逻辑地服从他们幼稚杜撰出来的某一个简单公式;人类共同向往的理性原则,已经被狂妄自大的现代西方科学主流社会彻底颠倒了。
7
、杨本洛教授揭示相对论逻辑基础悖谬与颠倒时说,无论是狭义相对论还是广义相对论,它们在本质上,即形式逻辑与物理理念两个方面,没有任何值得人们认真对待和认真批判或者真正需要重新理性构建的东西;人们真正需要的是重新解决Newton力学、Maxwell电磁场理论、20世纪一批西方实验物理学家共同建立的量子力学、乃至整个西方哲学和西方数学体系长期存在的大量逻辑悖论问题,需要把重复了千万遍的谎言就成为真理的荒唐颠倒过来。
8
、杨本洛教授说,爱因斯坦当时由于几乎完全不懂得他需要使用的数学,滑稽地使用代数变换之类的初等数学工具,处理那些只允许使用偏微分方程及其定解问题才可能描述的电磁现象,仅仅凭借甚直觉和顿悟而杜撰出相对论,最终逻辑地陷入荒唐。爱因斯坦完全不懂得逻辑只具有同义反复的本义,怎么可能凭借某一个公式(无论其多么复杂)描述无穷无尽的大自然呢?20世纪出现的这两类相对论,不过是在人类面对太多认识困惑积累的特定历史时期,由一个完全不懂逻辑却被科学史家称之为充满病态科学热忱的年轻人,杜撰而得的思维怪物。我们除了必须彻底抛弃相对论这个荒诞绝伦的神学系统与杂乱无章、毫无逻辑可言的拼凑体以外,原则上没有任何值得人们认真对待和批判的东西。
9
、杨本洛教授说,杨振宁先生也是不仅没有真正读懂相关的数学基础,而且还没有真正读懂经典的电磁场理论,不懂得正是这个纯粹人为假设将经典电磁场研究在逻辑上引入歧途,不懂得经典电磁场理论体系在数学上无法求解的真实,所以他才会轻信经典电磁场理论体系所谓的正则变换。杨振宁先生同样因为缺乏牢靠的知识基础以及习惯于主观臆测的轻率,他才会把这个不当,而且也无疑过分简单的形式变换,当作一成不变的形而上学,随意拓展至非电磁作用的一般场合,提出不但电磁相互作用,而且弱相互作用、甚至引力作用都是靠各自规范场来传递这个独断论的人为认定,用作建立规范场论的逻辑前提和基础。但是人们虽然为规范场论耗费了太多时间和精力,这个杜撰而得的理论体系,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推进。杨本洛教授说,宋文淼教授早已提出:在经典的电磁场理论体系中,正则变换只是一个缺乏数学依据和物理支撑的不当变换。因此,人们需要考虑的远不在于规范场论自身的错误,而是对这种公然亵渎科学精神的极大反常,似乎已经完全见怪不怪、麻木不仁。
10
、杨本洛教授说他的《量子力学形式逻辑与物质基础探析》一书,使用的形式语言和演绎逻辑的分析方法,指出一旦引入纯粹约定论意义的人为假设,并以其为后续逻辑推理的基础,整个Gauss微分几何必然陷入逻辑紊乱歧途。而且,构建现代微分几何基础的拓扑公理,不过是一个纯粹杜撰(自由思想创造)而得的人为假设;只要稍加分析,就不难彻底颠覆Riemann微分几何或者整个现代数学体系必需的约定论基础等。因为整个现代微分几何,缺失确定几何体的前提,导致形式表述系统缺失逻辑主体而陷入空陈述的境地。而作为被界定为高维空间连续光滑、无穷可微的抽象存在的现代微分几何,研究对象的微分流形,人类面对的只是一个离散粒子物质世界的时候,不要说无穷可微的逻辑前提,就是数学中的连续性条件也极为苛刻。因此,无穷可微本质上就是无视逻辑前提的无穷猜想,必然充满逻辑悖论。此外,任何类型的性质特征集合,本质上是一个不容分割的整体,并且,只能依赖于拥有该性质集合的逻辑主体的前提存在而存在。如果把性质集合中的某一些特殊性质孤立出来,想当然地将它们异化为无需特定物质基础支撑和约束,某种纯粹主观想象物而存在的想法,无疑过分荒唐,并且是将18世纪以后的整个微分几何研究彻底引入歧途。
杨本洛教授总结说,真正批判,才可能算得上是真正继承。爱因斯坦从来没有真正读懂他希望批判或发展的经典理论体系。除了通过他的相对论20世纪的西方科学世界带入一个以变幻语言、杜撰概念为全部本质内涵的疯狂年代,爱因斯坦从来没有使用无歧义的科学语言,指出和纠正过Newton经典力学、Maxwell电磁场理论以及其它经典理论体系可能隐含的任何逻辑不当。不犯爱因斯坦E相同的错误,就应该花大功夫真正读懂为这个神学体系提供依据的数学工具,认识到相对论和所有只能杜撰而得数学工具共同依赖的约定论基础,以及约定论必然导致的逻辑悖谬。杨本洛教授说,当然,人们没有理由要求4个世纪以前的Newton,能够保证他所建立的经典力学体系没有任何瑕疵;同样,当用于描述电磁场理论体系的数学工具尚没有建立时,人们也不能要求Maxwell构造出一个逻辑上真正相容的形式系统。但随着计算技术的发展,人们已开始发现Maxwell方程组数学上不能求解的问题。这个理论体系为什么不能求解,以及怎样构造在一个数学上可求解的形式系统,即一个恰当偏微分方程定解问题的问题,需要人们使用严格逻辑的方法进行深刻思考。
Email:y-tx@163.com

杨本洛形式本体论解读(转帖摘要)(3)

(三)
《量子力学形式逻辑与物质基础探析》下册是自然科学基础的重新认识,涉及三个不同领域。首先,仍局限于量子力学范畴之内,指出以背离逻辑的独断论——第一性原理为基础而衍生的一系列概念必然逻辑不当。其次,着力讨论现代数学,指出借助独断论掩饰,容忍数学基础大量逻辑悖论的存在纯属自欺,使得包括现代微分几何的整个现代数学真实处于自否定危机之中,必须重新诚实面对和解决集合论悖论电磁场定解问题等实实在在的数学命题。最后,大致探讨了西方哲学,指出一系列认识论基本命题至今无力解决的根本原因仍然在于认识中的逻辑紊乱。
在下册杨本洛教授的解释是: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1、杨本洛教授说,对于任何只要具有一般微积分基础的研究者,就能发现:Dirac创造出来的形式表述系统,这个形式系统不过是只能视之为有趣游戏一样的人为约定;另一方面,一些没有真正读懂这个形式系统的盲从者,却一定要强奸构建者的意志,将这个随意杜撰而得的体系置于不容批判的普遍真理地位。对于20世纪的自然科学而言,远不只是相对论以及量子力学没有真正获得成功的问题,而是在人类摆脱经典概念的束缚,得以发现物质世界许许多多过去难以想象的物理实在同时,人类陷入由于概念紊乱引起的认识空前紊乱和巨大困惑之中:至今不知道如何回答什么是知识、什么是科学等前提性命题。
2
、杨本洛教授说,人类历史中的技术进步几乎总在持续不断的进行着。因此,相对而言,技术进步简单许多,也要平常许多。然而,人类理性意识的提高正好相反,只能是间断性跃变性的,往往需要经历了许许多多次的认识反复,才可能但并不总可能出现一次理性认识的突破。而如果一旦容许和纵容鼓吹约定论的主张,允许对疏漏、矛盾和错误视而不见,凭借冠以公理化假设的称谓给予一切指鹿为马的独断论假设以合法地位,甚至鼓吹Kline坦言伟大人物无论怎样恣意妄为,总比凡人演绎论证更为深刻可靠的直觉的荒唐,那么,这个所谓的科学世界只可能是公理全无、黑白颠倒、学术腐败丛生;人类重新陷入甚至中世纪经院哲学家也不屑一顾的约定论必然导致的愚昧、轻信、盲目崇拜之中。
3
、杨本洛教授说,爱因斯坦应该视为在Bohr所述一个唯恐不够疯狂20世纪中一个唯恐不够疯狂的另类。爱因斯坦崇拜逻辑却几乎完全不懂得逻辑的内涵,所以才可能不无虔诚地提出由某一个优秀公式逻辑地推导出超越前提有用结果这个与逻辑本义背道而驰的科学理想的荒唐;同样,因为他不完全懂得逻辑,所以才可能轻信自己的直觉和顿悟,表现出科学史家所描述病态真诚的反常。杨本洛教授说,他致力于自然科学基础的研究默守一种约定:尽可能针对陈述系统本身而不涉及陈述系统的构建者;如果无法避免讨论陈述系统构建者的思想,也尽可能不直接谈及华人科学工作者的工作。但改革开放的20多年来,古老中国土地上掀起的“Nobel奖风似乎有越刮越烈之势,势必将中国本来就相当稚嫩的基础科学研究引入歧途。
4
、杨本洛教授说,与现代数学基础一个世纪来一直处于对立和冲突之中以及逾二千年的西方哲学体系面对的矛盾和冲突相比,年复一年的Nobel奖无疑过分平凡和无足轻重,也并不能说明人类知识体系中任何特定认识疑难的实质性解决。所以,在西方世界自己的大学校园里,Nobel奖获得者与一般教授相比并没有根本差别。所以《量子力学形式逻辑与物质基础探析》一书提出,宇称不守恒本身并没有科学的本原意义,原则上不过刻画了一个本来过于平凡的普通事实而已。当然,宇称不守恒与杨振宁先生杜撰而得并特别引以自豪的规范场论不可同日而语。无论在物理学基本概念还是在形式逻辑方面,规范场论与由Prigogien提出而杨振宁先生不屑一顾的动力学理论没有根本差异,它们同样都是荒谬的。对杨振宁先生所说他读了一页甚至读了一行就已经读不下去的数学,可以相信杨振宁先生一定没有真正读懂经典电磁场理论,甚至没有从头至尾认真阅读过这个经典的理论体系。
5
、杨本洛教授说,有一些中国科学院院士关注他、支持他。如一次中国科学院机关报公开发表这样一篇不妨视为宣言书的离经叛道文章《美丽的故事、还是推开发现之门?》,一位长时间关注杨本洛教授研究工作的科学院院士,在这篇文章发表后的次日打电话通知了他,并真心希望这篇文章的发表,对杨本洛教授长期处境十分艰难的科学研究能够有所帮助。但杨本洛教授说,综观此文通篇所说,则无非是向人们规劝:自然科学研究中逻辑的道路是绝对行不通的,必须放弃数学分析的方法。这样,在如何对待自然科学本身这个最基本的认识论基础上,正如人们从《美丽的故事、还是推开发现之门?》中看到的那样,该文的作者最终恰恰与他希望批判西方现代科学世界不断渲染或灌输的人文化理念完全一致,只能将人类自然科学体系的发展重新寄托于一些伟大天才横空出世之上。如果不客气地说,《美丽的故事、还是推开发现之门?》的作者尽管不乏善良美好的愿望,然而这样的愿望不同样潜含着无知乃至不无狭隘吗?不进行艰苦卓绝的劳动,将科学的进步寄托于某个天才的出现,这样一种人文化乃至种族主义的期待难道不是一厢情愿的痴人说梦吗?杨本洛教授说,毫无疑问,对于《科学时报》的年轻编辑者而言,由于他们几乎不可能真正懂得科学,不明白现代自然科学的现状,虽然能够以极大的勇气和真诚,并一定承担了相当大风险发表这篇离经叛道文章,但是,那些比他们多少多懂得一点科学并深谙科学活动潜规则的大人物为什么要担心这样的文章发表呢?是因为面对现代自然科学大量矛盾和悖谬的真实存在,甚至已经无法向一般大众掩饰,可以借助于偶尔刊登某些看似在严辞批判经典理论、具有反科学倾向的文章,不仅仅能够从相反方面为充斥矛盾的现代自然科学做出辩护,还能借此在对待科学创新和科学批判问题上充分显示他们的真诚、善意和宽厚。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6
、杨本洛教授的人文形式本体论,是根据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向现代自然科学基础挑战的。杨本洛教授说,20世纪初之所以会出现爱因斯坦和充斥着矛盾、悖谬的相对论语言革命的神学系统,竟并在20世纪的科学世界能够如此长久占据着主导地位,既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又是一种历史的偶然。人们必须从牛顿力学开始,对整个现代自然科学体系进行符合逻辑的认真梳理,彻底铲除导致历史荒唐的基础。从诱发历史事件某些偶发的人为因素考虑,人们只因为无知和过于急切,才可能把当时尚过分年轻的爱因斯坦推向神坛。荒唐绝不可能简单重演,可以相信,永远不可能出现另一个东方的爱因斯坦,取代被其打倒并往往被历史学家称为拥有悲剧人生那个真实的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是人类现代文明史中一次绝无仅有理性大倒退的浩劫,可以或必须归咎为必然性偶然性某种奇妙而苦涩遭际的结果。
7
、杨本洛教授说,19世纪西方科学世界代表人物的Kelvin所说的那仅仅两朵乌云,绝对不是作为能够表现他们需要面对那场物理学危机的本质;导致这场认识危机的原因要远远深刻得多,是西方科学世界在数个世纪以来一系列没有真正解决认识困惑不断外延、累积和突变的历史必然。正因为基本理念的认识紊乱,在人类需要突然面对一个崭新并更为复杂的物质世界时,西方科学世界一个原本十分脆弱的理性基础就彻底崩溃了,步入20世纪以杜撰概念、变更语言为基本手段,以公开放弃逻辑为本质内涵这样一个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的理性空前丧失时代。因此,事情绝不像《美丽的故事、还是推开发现之门?》的文章所述,解决目前物理学危机的方法仅仅是回归到主流物理学与牛顿分手的地方那么简单。事实上,该文章公然提出放弃数学、逻辑的道理绝对行不通的主张并非该文章作者的首创,不过是现代西方科学世界面对大量矛盾无力解决的尴尬时不得已提出的怀疑和否定理性思潮一种过于直白而拙劣的翻版。否定逻辑和理性的结果,必然导致形形色色独断论、第一性原理、新神学的重新泛滥。
8
、杨本洛教授说,几乎从Maxwell提出经典电磁场理论体系开始的一个半多世纪来,西方科学世界一直将其赞颂为经典理论中逻辑上最优美的形式系统。然而,当Maxwell将他的整个理论体系建立在位移电流之上,却始终无法为这个必需的形式量提供一个真正属于该形式量自己的物质内涵。作为科学语言的现代数学体系的基础,自20世纪初开始同样深深陷入形式主义直觉主义的对立和冲突之中。
显然,如果不能从现代自然科学体系的脚手架开始做起,不能首先解决17世纪英国哲学家Locke曾经提出、甚至可以追溯到Aristotle时代的西方哲学先贤已经指出语言体系清理成为一切有意义争论必要前提这样的基本道理开始做起,被Bohr称之为唯恐不够疯狂20世纪作为一种历史必然将永远无法摆脱,最终促使一个本来就短暂的人类尽快消亡。因此,人们必须彻底抛弃相对论的荒谬,必须严肃批判现代西方科学世界源于背弃理性和逻辑的自欺欺人。
9
、杨本洛教授说,洗刷历史的羞辱并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21世纪每一个炎黄子孙的真诚期待。在属于整个人类的自然科学研究中,中国人有智慧、有毅力、有信心做出真正属于中华民族自己的独立贡献。但是,当20世纪的自然科学异化为直觉和顿悟这种一蹴而就式自由创造的时候,或许格外值得重温马克思曾经说过并一定激励过我们每一个人,但一定已经被许多人已经忘却甚至不屑的那句明言: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只有那在崎岖小路的攀登上不畏劳苦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科学研究是严肃的,需要付出极其艰辛的劳动。并且,只有耐下心来,特别需要认真吸取杨振宁先生与陈省身先生曾经坦诚指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读懂他们需要使用的数学以及需要研究的数学这个深刻教训。
10
、杨本洛教授说,世事变幻无常;据说现在有一批人文学者指出鲁迅先生凡事锱珠必较,过于顶真、不肯敷衍和妥协,乃至叱之为缺失宽恕精神的人格缺陷。不过,难得的正是看到一位学者做出的辩护,他指出:鲁迅先生晚年说明他不能讲宽恕的原因:被压迫者即使没有报复的毒心,也绝无被报复的恐惧。只有明明暗暗,吸血吃肉的凶手或其帮闲们,这才赠人以犯而勿较勿念旧恶的格言。在一个理性和谬误已经被20世纪西方科学世界彻底颠倒的年代里,鲁迅先生的不宽容精神对于我们的科学世界难得不同样重要和深刻吗?杨本洛教授说,据《参考消息》报导英国的《观察家报》于2006108日发表的一篇名为《弦论走到科学尽头了吗?》的文章描述:试图通过几个简单的方程式来描述整个宇宙结构的弦论,走到了知识的尽头。弦论是伪科学,完全不可能为人类揭开宇宙之谜。一群科学家在上个世纪80年代提出的弦论,他们认为物质不是由中子、夸克等点状粒子构成,而是由极细的能量弦振动而成。这听上去形象生动,遗憾的是,要使这些方程式成立,4维空间是不够的,科学家还必须再给宇宙加6个维。这个大谈特谈看不见同类宇宙和10维空间的理论,提出太多无法证实的观点。于是,一些人将其称之为为玄学,另一些人则把它叱责为伪论和无稽之谈。人们指出:这么多人对这个纯属瞎猜出来的理论进行吹捧,弦论却什么也没有提出来,不过是科学界的皇帝的新装。这些指责遭到弦论研究者的愤怒回击并不奇怪。他们争辩说:一个包罗万象的理论不可能一夜之间提出来,只不过这条路相当漫长,需要有新的突破。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杨本洛教授说,目前科学主流社会中的这些无聊的争论,只不过Bohr曾经指出唯恐不够疯狂的20世纪在闭幕前,当涉及哲学基础、数学基础的一系列前提性问题没有真正解决以前,绝不仅仅是虚妄10维空间的弦论如何荒唐,而是整个现代科学主流社会,因为已经彻底背离逻辑和理性到走火入魔的程度,他们才可能在为不同格式皇帝新衣的无聊争论中无法自省和自拔。光明来自东方,法规来自西方的格言包含了太多真理;认真阅读Sarton论述科学的著述,可以相信:如果来自西方文明的法规,不妨视为人类知识系统中某种必需的固有格式或者符合逻辑的语言规范。光明从东方来,法则从西方来。让我们严格要求自己的灵魂,忠于客观真理,处处留意物质实在的每一个侧面,无论这些实在是否可以具体感知。让每一个有幸进入21世纪、东方的和西方的科学工作者振臂高呼,迎接人类文明史中另一个理性浪潮的到来,为人类做出自己一份或许微薄却充满真诚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