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雁门关外,马邑之川  

2011-11-16 03:21:34|  分类: 时事体育周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雁门关外,马邑之川 - 海沧一页书 -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马邑

  雁门关外,马邑之川。

  马邑历来就是北方赫赫有名的边塞重镇。

  千百年来,人们只要提到朔州,毫无疑问都会相提并论到马邑,甚而在不少故老眼里,马邑就是朔州的一个文化代名。随手翻开唐太宗李世民的《饮马长城窟》,其中一句是:“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能够进入一代帝王李世民的诗文中,马邑可谓不同凡响。

  马邑现在是距离朔州市区往东二十多公里的一个自然村。但以前可不是。想象一番,桑干源头的一座历史人文沉淀深厚的古城,的确应该是钟灵毓秀,荡气回肠。

  远在先秦时期,秦始皇的大将蒙恬在雁门关外北逐匈奴,围城养马,才造就了马邑之名,然后在汉武帝时候,“马邑之谋”揭开西汉王朝北伐匈奴的大幕。根据史料记载,到了隋朝,雁门关外的大片土地就属于马邑郡所辖,而郡衙所在的朔州,当时还叫做“善阳”,历史上也不止一次出现过“两邑合治”。许多专家学者都有共识,那就是把马邑当作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的碰撞之地,谓为多民族融合的大舞台;有人考证后得出结论,说是早在战国、秦汉时期,南起雁门关、北至杀虎口,人们就走出了一条“马邑古道”,古道南延北伸,形成了中原和大漠以至中亚、欧洲互通的交通大动脉,并保持着类似于丝绸之路一般的畅通。

  史书记载,秦时马邑废置后,到唐开元五年重新建起,明洪武十六年、正统二年连续补修,特别是隆庆六年,城墙包砖,以石为基,高约11.3米,女墙高2米,周长2.1公里,角楼4座,铺舍12间,敌台24个,东西二门外各有月城。这样功能十分完备的古城,维持到清代初期,可能就已经令人不忍目睹。顺治年间大同知府蔡永华为《朔州志》残本作序,称马邑“虽僻在一隅,实边陲要害,”历经数不清的战乱破坏,“文物之盛,变荡凋落,大异厥昔。”那是兵燹之故,也不由人。如今的马邑,残垣犹存,古风仍在,随处发现的残瓦断砖依旧有着别具一格的文化底蕴。

  受到所有华人世界普遍尊崇的门神尉迟恭,就与马邑有着极深的渊源。马邑紧邻的神头泉域,就是当年尉迟恭勇擒海马、走向凌烟阁的一方胜地。许多人都觉得门神之一秦琼比尉迟恭更了得,实际是个误区,仅以两点为证:其一,尉迟恭封鄂国公,食邑1300户,秦琼封翼国公,食邑700户;其二,尉迟恭去世后谥曰“忠武”,得到武将最高级别的盖棺论定,秦琼则没见获得什么谥号。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么。谁是中华第一门神?显然非尉迟恭莫属。

雁门关外,马邑之川 - 海沧一页书 -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广场

  翻开朱明王朝万历本《马邑县志》,收有朝廷官员严从简的一篇《重建鄂国祠碑记》,头一句就说:“马邑之西北十里许,有鄂国公祠,故唐尉迟敬德所血食也。其南,即为金龙池。”所谓“血食”,祭祀的意思,在这里应当理解为尉迟恭故里祭祀他的地方,再霸道一些,也能说成是马邑这个地方最有资格祭祀尉迟恭。

  与尉迟恭的传奇一脉相承,马邑邻村大夫庄又是三国名将张辽的故里。此外,翻开史料记载,历史上诸如赫赫有名的李广、霍去病、王昭君,诸如唱着《敕勒歌》的朔州敕勒部的斛律金、一门忠烈的杨家将,乃至大唐太宗李世民,乃至大清的康熙大帝,当然还有数不胜数的英雄豪杰,都该在马邑留下过他们的足迹。虽说 “极目长城东眺望,山河依旧主人非,”但是,有谁能从中华文明的星河中忽略掉马邑这个曾经熠熠生辉的地名?

  如今的马邑,无疑还是区域文化的宝库。城南桑干流淌,城北神头葱茏,塞外绿洲美景如画,神头电厂雄伟壮观;附近的吉庄村,独有的鲜卑三大王庙和六百年古槐自成景观,引得游人络绎;不远的神婆山顶,拓跋公主生育三王的遗迹尚在,观者无不遐思。相信随着朔州对历史文化的挖掘传承,以马邑为中心的旅游资源,将是朔州的一处文化亮点。

  马邑说马

  马与朔州有着很深的文化渊源,二万八千年前的峙峪人即以猎取野马为生,到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蒙恬北击匈奴筑城养马……直到现在,只要有人提到朔州,都会相提并论谈到马邑,甚而在不少故老的眼里,马邑也是朔州一个文化代名词。中华门神尉迟恭、三国名将张辽及其他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李广、霍去病、王昭君,跃马扬鞭称霸中原的北魏拓跋皇族,唱着《敕勒歌》的斛律金、满门忠烈的杨家将,乃至大唐太宗李世民、大清的康熙大帝,当然还有数不胜数的英雄豪杰,都在马邑留下过他们的足迹。

雁门关外,马邑之川 - 海沧一页书 -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古城墙

  马邑,传奇传说荡气回肠,人文景观俯拾皆是。特别是北魏尔朱新兴时,“牛羊驼马,色别成群,弥漫川谷,不可胜数”,此种景象蔚为壮观。马邑地处桑干河源头,神头泉环绕左右,洪涛山屏列其后,唐太宗李世民的《饮马长城窟》中“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进入一代帝王笔下,其它地方望尘莫及。曾经的朔州,大多数城堡都建有祭祀马王爷的马神庙,对马的崇拜,其他地方也无法比拟。

  史书记载,秦时马邑废置后,到唐开元五年重新建起,明洪武十六年、正统二年连续补修,特别是隆庆六年,城墙包砖,以石为基,高约12米左右,角楼4座,敌台24个,东西二门外各有月城。这样功能十分完备的古城,维持到了清代初期。

  可以说,马邑是一个历史文化的符号,作为任何一个关心朔州的人,有谁又能从中华文明的灿烂星河中忽略掉马邑这个曾经熠熠生辉的大号呢?

  杂曲歌辞·突厥三台

  韦应物

  雁门山上雁初飞,马邑阑中马正肥。

  日旰山西逢驿使,殷勤南北送征衣。

                                                            (韦应物,中国唐代诗人)

  春 思

  皇甫冉

  莺啼燕语报新年,马邑龙堆路几千。

  家住秦城邻汉苑,心随明月到胡天。

  机中锦字论长恨,楼上花枝笑独眠。

  为问元戎窦车骑,何时反旆勒燕然。

                                         (皇甫冉,唐代诗人)

  见征人分别诗

  何 逊

  凄凄日暮时。

  亲宾俱竚立。

  征人拔敛起。

  儿女牵衣泣。

  候骑出萧关。

  追兵赴马邑。

  且当横行去。

  谁论裹尸入。

                                      (何 逊,南朝梁诗人)

  本意和倪云林原韵

  陈维崧

  风光三月连樱笋,美人踌躇白日静。

  小屏空翠飐东风,不见其余见衫影。

  无端料峭春闺冷,忽忆青骢别乡井。

  长将妾泪[黑宛]红巾,愿作征夫车畔尘。

  人归迟,春去疾,雨丝满院流光湿。

  锦书远道嗟奚及,坐守吴山一春碧。

  何日功成还马邑,双倚枇杷花树立。

  夕阳飞絮化为萍,揽之不得徒营营。

                                            (陈维崧,清代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