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富士通杯之霸主落日(三):林海峰的1990  

2011-12-20 19:46:53|  分类: 琴棋书画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体育讯 第三集 林海峰的1990

  1990年的棋坛,仍弥漫着日本传统式的争棋烽烟。搏命的胜负之赌,个人名誉甚至群体利益催生的名局,是今人津津乐道,又不可想象的遥远传奇。1990年,这样的余韵仍在延续。第五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在南京进行的最终局,地作棋盘,围棋在这一天真正成为了在体育场中观战的竞技。钱宇平力撼如日中天的武宫正树,全场观众激动地不能自已。中日围棋擂台赛,真正的将围棋播散向大众,绽放着围棋作为竞技一面的无穷魅力。

  本年度的富士通杯延续着上一届的名额分配、奖金数目和每轮对局的大致日期。这种传统的延续,既体现着日本民族的行事风格,也成为了富士通杯本身经久不衰受关注的一个标志。在此后的二十年里,它年年如期,以潇洒而缜密的姿态看着身侧倏起忽灭的赛事,直到自己也不得不改变的一天。

  上届前三名自动入选,使得东道主依旧是九人阵容。曹薰铉凭借上届季军为韩国多争取到一个参赛资格,中韩就均为五个名额。首次出场的刘昌赫以业余强豪身份得到入段特惠,韩国棋院这一做法早早体现了韩国围棋不拘一格,不囿于传统的特点。韩国队的其他四人与上届一致。

  中方阵容则有着较大的调整。可能是因为上届战绩不佳,除聂卫平(微博)之外,其余棋手均与上届不同。除了首届富士通杯经历者曹大元,上一年全国个人赛的冠亚军汪见虹(微博)江铸久,以及那时的小将张文东都是首度参赛。而马晓春的未参赛,使得他未来连续十五次出场的纪录无缘实现。

  台湾方面,旅日棋手由上届进入八强的王铭琬换做了王立诚,本土棋手也由年轻的彭景华替下老资格的陈长清。传奇人物车敏洙将代表北美继续他的传奇之旅,两名业余棋手——南美大卫李与欧洲法蒂安(又译马修)都是唯一一次参加世界大赛。

  日本的九人名单中,上届冠亚军武宫正树林海峰,大三冠的拥有者小林光一赵治勋,都是不用猜度就能预见的人选。大平修三与山城宏不甘上届耻辱,老牌超一流大竹英雄石田芳夫也从预选赛中杀出。最令人惊讶的是,年已七旬的老将坂田荣男,在这一年重现灿灿光华。在逼近本因坊最年长挑战者纪录的同时,也创造了擂台赛与世界大赛最年长的参赛纪录。

  关西棋院没有棋手通过国内的预选赛。

  由于上届八强中只有两人,首轮日本队就有七人出战。剩下的一局是李昌镐对彭景华。在那个韩国棋手还没有席卷天下之势的时候,日本队的豪华阵容,就是令人胆寒的虎狼之师。何况首轮没有种子棋手,对阵形势就悬殊得令日方乐观。实际也是如此,大竹英雄与小林光一两位传统意义上的“本格派”棋手,面对业余级别的对手大开杀戒,着法激烈地令人惊诧。而大竹英雄在世界赛上抽到欧美棋手这样的好运还要延续上很长一段时间。刘昌赫以三段身份,追平了去年李昌镐的最低参赛段位。但首次面对赵治勋,“天下第一攻击手”的锋锐还未锻成,强攻无果而速败。如同对待俞斌一样,赵治勋对于年轻的刘昌赫,也是极尽压迫之能事。不过自从刘昌赫在富士通杯上翻身之后,就在世界大赛上以显赫的成绩全面超越了这位早年东渡的前辈。

  棋坛耆宿坂田荣男与小自己四十九岁的对手张文东对局前猜先,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摆在上手位置抓子的棋盒里是黑子。坂田勃然大怒,厉声呵斥。从等级尊卑森严的时代成长起来的坂田荣男,怀有着后辈无法想象的对棋道一丝不苟的虔诚。哪怕历经无数刻骨铭心的胜负,哪怕担任过八年的日本棋院理事长,仍然不能减损分毫。

  经过猜先,执黑的坂田积极求战,以最强手应敌。在对手脱先抢空之际,竟将白棋一块看似安定的棋追杀屠戮。133手终局时,白棋一条近四十子长龙遭鲸吞,幅员小半个棋盘。坂田恐怖的杀力犹在,这局棋是世界大赛上年龄相差最大的长者战胜少年的一局。

  而上届参赛选手中年龄最长的大平修三,本届已是六十高龄。但坂田荣男前辈在侧,自己仍如同三十四年前日本棋院选手权战挑战坂田一样,是年轻的追赶者。他的对手江铸久已抱定出国打算,棋盘上以蛮力相争,早早投入大平的黑阵。这正中力战的大平下怀,黑棋中盘快胜。输棋失意的江铸久在这一年8月赴美,开始了天涯棋客的漂泊。

  不过今天我们回首,江铸久以及芮乃伟(微博)与富士通杯的缘分着实不浅。当初国内举办的首届富士通杯预选,芮乃伟抱憾出局,使她最终下定决心离开国家队。而1988年的全国个人赛,江铸久在夺冠有望的大好形势下,出人意料地不敌业余6段彭世佳,也遗憾的失去了参加次年富士通杯的机会。不过一时的缘悭一面,不能代表永久的无缘。江芮夫妇始终不离不弃围棋,围棋也终究不负二人。成为韩国客座棋士,芮乃伟勇夺国手之后,她代表韩国参加的第一个世界大赛便是富士通杯。而十五年后的2005年,江铸久代表美国,第二次出现在富士通杯的赛场上。

  唯一一盘没有日本棋手的比赛,以彭景华的速败告终。台湾本土棋手仍不能在世界大赛上取得一胜,哪怕是从年轻而尚未显名的对手身上。

  实力相对均衡的一局,曹大元遭遇苦手山城宏。山城“渗透流”的棋风似乎专克曹大元的厚重,1987年12月20日,第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第十三局曹大元赴日挑战山城宏,在凛冽的海风中攻擂失败。成全了对手五连胜的同时,也是自己擂台赛零胜三负的惨淡,从此六年未获得参加这一赛事的资格。曹大元后来慨叹:“在我看来,那时赢这盘棋的意义——我不知道跟自己的生命比起来哪个更重要,但假如让我用自己的寿命来改写这盘棋的胜负,我都愿意。”东京街头曹大元的彷徨失意,是现代围棋史中锥心刺骨的一刻。还是这座伤心的城市,两人时隔不到三年又一次交手。曹大元不肯在角部小损目数的补法留下了许多劫材,山城宏立即在另一个角动手开劫,曹大元的优势顷刻荡然无存。这种失败,定然又是留下阴影的一局。三年后的真露杯三国擂台赛,第一局中日先锋之战曹大元半目再败于山城宏。后来中国队在这届真露杯上五战皆负,中国围棋跌进了战绩之谷的深渊。

  但是中国使用的围棋子,有分明的正反两面。负极当反,时隔六年曹大元再度出征中日擂台,从战胜苦手山城宏摆脱心魔始,以骄人的三连胜终结了第九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也许失败是动力,也是积淀。反复的失败,遭受命运之神的折磨是通往荣光之路的必然关隘。只是太多人,倒在了黎明降临前的漫漫长夜。

  较为出人意料的一盘是石田芳夫对梁宰豪。如果我们还记得上一集那个与“中国天杀星”刘小光近身斗力的梁宰豪,就可能对这一轮与名闻天下的“电子计算机”比拼内力的他刮目相看,韩国式的顽强与坚韧原来不只在曹徐二人身上展现。梁宰豪险胜一目半,使得石田继1988年首届东洋证券杯受邀参赛小负刘昌赫之后,再度在世界大赛中不敌韩国棋手。不过石田芳夫与富士通杯前世有约,即使没有一次得到免选资格,他的身影也在这项杯赛上出现十次,前后跨越了二十年。

  东道主棋手七人出战,六人过关,加上轮空的武宫正树与林海峰,占据了第二轮的半壁。事实上王立诚成长于日本,日本棋手实际超过了半数。但这一轮,也堪称是冷门迭爆的一轮。

  前两年无敌于世界棋坛的武宫正树,被初出茅庐的15岁少年李昌镐击败。虽然在年末,武宫正树在亚洲杯决赛中力屠李昌镐大龙夺冠。但之后的种种顶级较量里,李昌镐实现了对前辈的完胜,也在另一种意义上为师父报了苦手之仇。豁达的武宫称李昌镐的年龄仿佛自己的孩子,从而无法集中胜负之瞳,但李昌镐确实找到了破解宇宙流的有效方法,并在这一局中就成功应用。即使这一次,大多数人还认为是武宫的一时失手。但历史发展的轨迹就这样不为人察觉,世界棋坛的动荡即将从这一局棋开始。

  前两年早早跌倒的庞然大物赵治勋,这一回输给了同样在韩国出生的车敏洙。在棋盘上,赵治勋有轻敌的嫌疑,一块棋被对手劫杀,车敏洙围成了武宫正树对赵治勋都很少围成的大空。后来代表非东亚地区参赛的棋手固然也有八强的经历,比如麦克雷蒙的东洋证券杯、阿基鲁尔的丰田杯。不过连续两年进入八强,战胜的又是这样等级的对手,车敏洙已经无愧于他钟爱的围棋。

  上届四强徐奉洙面对山城宏不可思议的选择了求稳的下法,显然正中对方下怀。被山城的一再渗透之下,读秒声中徐奉洙无暇细算,形成了不成比例的转换,遂成败局。

  坂田荣男在与王立诚的“内战”中,布局即弈出大型变化。高龄的坂田精力不济,终以四目半告负。这是王立诚厚味制胜的一局,浑身妙手鬼手的坂田对棋风厚实的棋手总是发力无门,何况这样的连续作战,年轻人总有体力上的优势。一个月前的中日围棋擂台赛,同样是隔天一局的赛程,坂田先胜俞斌,下一个出场的钱宇平自信的表示取胜有望。除了棋风相克,几十岁的年龄是棋盘上无法抹去的差距。

  当然也有一些棋手在他们的盛年会杜绝冷门。虽然梁宰豪首轮战胜的石田芳夫几十年前阻遏了林海峰的称霸之路,但这种一局式的胜利很难代表某种实力。但是世界大赛里的签运总是难以捉摸,后面的第六集和第七集中,我们仍能看到梁宰豪与林海峰和石田芳夫的对局。不过那时候,胜负将与本集颠倒。

  上届早走麦城的聂卫平面对早年赢过自己一盘的大平修三弈出名局,对手的“直线式攻击”难在弃取自如的聂卫平处讨得便宜,大平也与坂田荣男一起在世界大赛上谢幕。1998年12月11日,大平修三九段病逝,他是第一位去世的富士通杯参赛棋手。目前能看到的资料显示,大平九段的“绝局”还是弈于富士通杯。时维1998年12月,第十二届富士通杯日本国内预选赛大平修三执白中盘胜青木喜久代。

  汪见虹以种子棋手身份迎战棋圣五连霸荣膺名誉头衔资格的小林光一,竭尽全力而以一目半告负。后来汪见虹参加了第一届乐天杯中韩对抗赛,两局的对手分别是刘昌赫和李昌镐,这是聂马都不曾有过的待遇。虽然未能突破,不过虽败犹荣。

  这一轮还有大竹英雄与曹薰铉正常分先的首次交手,年长的大竹从传统师门辈分来算还是曹的晚辈。不过棋盘上曹薰铉对大竹的压制,连续十几年的连胜,也算少见。继这回失利,签运反复祭出魔咒。后来的两届东洋证券杯,大竹英雄都如此番一样首轮轻松过关,次轮逢曹不胜。

  两轮过后,从结果来看,只有聂卫平进入八强的中国新阵容基本上交出了失败的答卷。不过既然有以上的过程回顾,我们也会觉得实力的差距确实存在,恰如马晓春在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负于小林光一后写下的“艺逊一筹”。但马接下来写的四个字是“尚需努力”,那么我们就不至于泯失对胜利的期待,。

  可能因为韩国棋手(车敏洙亦是韩国出身)的优异表现,八强赛安排在首尔(时称汉城)举行,从此这一轮安排在韩国或中国就成了富士通杯的惯例。林海峰不出意料的中盘胜同是台籍棋手的王立诚,聂卫平也未让车敏洙的传奇继续。曹薰铉主场作战,绞杀山城宏大棋过关,小林光一则与李昌镐进行了艰苦的内功较量,经验丰富的小林半目取胜。

  对于小林光一与李昌镐这两位棋手的比较,因为二人实际交手次数不多(三次交锋均在富士通杯),随着小林的老去,被人关注的越来越少。在前世界大赛时代,日本的第一人无可怀疑的就是世界第一人。世界大赛开始的几年,日本第一人未能及时顺应世界大势,实现对世界棋坛的统治,遽尔衰落。李昌镐却异锋突起,在次第进行的各项赛事中逐渐成熟。从风格来看,小林与李昌镐确有相似之处。二人力量均不弱,但都愿意将棋局导向平稳的流向。二人在某种程度而言有继承的成分,也都深刻影响了流行棋风的变化。不过小林时代,棋界以学习小林风格为主。而李昌镐称霸的后期,天下棋人深知以李昌镐熟悉的套路无法还施彼身,从而掀起了桀骜力棋的潮流。从成绩来看,李昌镐或许超越了小林光一。对于平稳局面的简明胜法,李昌镐的能力也被世人公认。不过双方制胜之器的正面较量,还是互有胜负。毕竟因为巅峰期的不同,二人孰强孰弱的判断,仍如关公战秦琼般见仁见智。

  半决赛聂卫平继续着单骑闯关的神勇。面对曹薰铉,这个无论对聂本人,还是中国围棋来说都是心情复杂的名字,聂卫平没有早早取得领先,反而成为追赶的机会。局势仍胶着的中盘即将结束,聂昏着乍现,遭受巨大亏损。不过这一回,是聂卫平冷静逆转了优势意识作祟的曹薰铉。聂后来快心地认为这是复仇的一局。

  因为富士通杯八强赛后不再抽签,小林光一与林海峰提前遭遇。知根知底的彼此大斗内力,林海峰以微弱的优势小胜。小林光一继首届半决赛不敌武宫正树,再度折戟于老对手。而我们还记得林海峰首届战胜过赵治勋,日本两大绝顶高手都成为了林海峰世界冠军梦想的拾级之梯。

  均是季军战的老面孔,小林光一头脑清楚,混战中下出妙手,火中取栗,击败曹薰铉,将二人在世界大赛中的比分追为二比二平。三届富士通杯三次相逢,两人也堪称宿命对手。

  出现在决赛赛场的林海峰与聂卫平,都应该算作世界大赛的失意者。林海峰两度冲击同一赛事决赛未果,真正的二枚腰精神第三次闪光。连续三届进入慢棋世界大赛的成绩,也只有后来李昌镐的三星杯三连霸追平。聂卫平自从擂台赛连胜终结,应氏杯金冕旁落,曾经的辉煌也需要一个世界冠军慰藉。但可能因为缺少了对手在这一赛场里的经验,水平未能淋漓发挥,仍要蛰伏以待来年。

  对于林海峰,与其说他在这一局中展现了强大的实力,不如让我们敬佩特有的属于一个人的坚韧。林少年东渡,拜在吴清源门下却不能住在一起。讷言不代表钝感,语言文化的隔离,家乡的温暖只有在日本棋院附近的池塘里捞金鱼时暂时忘却。一个人的异域,天空里填满孤单。林海峰以血液里的敦厚儒雅,忍耐生活的艰难,后发制人,追赶的脚步从未止歇。在前后几代大豪的阴影下,不甘命运几十年。终于在每一代强豪统治时期,林都能独霸一方割据。每一代强豪都渐渐老去,林海峰仍能浪击潮头,威名不堕。这三届富士通杯中,我们对此的体会依然深刻。

  但同时,中国围棋再度与世界冠军擦肩而过。1990年,聂卫平荣获首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且得票居首,这是中国围棋界至今为止得到的最高荣誉。但盘上的失利终究不能在盘外弥补,这一回,无论对于中国围棋还是聂卫平本人,都是不可挽回的遗憾。

  我们还是抛开一冠一亚的得失,以一种大历史的眼光来看待1990年的世界棋坛吧。让后人感到疑惑的是,1990年7月1日发生在中国南京的那震撼人心的一幕,在未来的中日围棋擂台赛上,再也没有出现,国人也似乎没了以围棋为载体宣泄民族情感的激情。今天的我们固然可以找出千百条理由解释这一现象,但不可否认的是,传统故事里那呕血誓死的以命争棋,已经随着围棋普及交流范围的扩大,随着社会现代化的潮流而不复存在。这一过程中,可以算作转折点的年份,就是1990年。

  日本著名作家江崎诚致对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日本棋坛的改朝换代这样评说:“我只是觉得,石田芳夫战胜林海峰成为名人本因坊的时候,人们已经没有了当初林海峰和坂田荣男对决后留下的血腥印象。这并不是说胜负的震撼力已经就此消失,而是震撼力的本质发生了变化。在人们的眼中,石田更像是一位在现代体育比赛中夺得了冠军的竞技者。或许正是林海峰这样一位衔接新旧两代的棋士存在,使棋界霸主的形象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从胜负师变成了竞技者。”

  而对于我这样一个平庸的论者,在对世界棋坛的历史简单回顾后,只能发现坂田老人是独特的存在。满身胜负气质,棋盘上出手即欲夺人性命的坂田,天生就是争棋胜负师的典范。他在1965年名人战上输给林海峰,宣告着棋界秩序的变化,“霸主形象”的更改。1990年,他余威不减。无论是擂台赛还是富士通杯,都取得了令人敬仰的成绩。不过棋道无亲,常与少年。坂田输给的是岁月,而岁月同样带走了时代。巧合的是,当年那个送走“没有四十岁的名人”的坂田时代的林海峰,却以四十八岁的年龄捧得了这一年的富士通杯。作为“衔接新旧两代的棋士”,林海峰将这种过渡延伸到了世界棋坛。

  我们更要对命运之神发出莫名的感慨。富士通杯负于王立诚后四日,已经创造了神话的坂田荣男在第四十五届本因坊循环圈最后一盘中虽然苦战至晚10时40分,仍以大差告负,从而因为入圈顺位的缘故,失去了争夺挑战权的机会,七十岁的挑战者还是未能诞生。坂田这一局的对手,仍然是那个憨厚而伟岸的林海峰。

  当然,坂田荣男的棋士生涯,已经不需要某一场胜利或者某一次挑战来证明其漫天的荣光。富士通杯历年棋谱中能留存下剃刀坂田的两局,已经是后人的幸事。我们欣赏那凌厉而深厚的功力,浑然不似出于七旬老人之手。面对残酷的围棋之神,坂田以不懈的精神追赶上年轻人的步伐。本届富士通杯,他是在预选赛中击败了加藤正夫而入围。直至九十年代中期,坂田都曾无限接近过这一舞台。这份执著,我们除了以崇敬的态度面对,似乎还要激励出些什么才好。

  2010年10月22日,坂田荣男逝世,享年九十岁。

  而对于竞技生涯同样长久,与前辈后辈胜负拼争更加激烈的林海峰来说,虽然未来五集都将占据多胜榜榜首,他退出正式世界大赛舞台还要十六年后。但这届的富士通杯冠军,也确实是他唯一的一个世界冠军。而且综合几年的杯赛过程,这个冠军来的更加不易,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属于林海峰的1990年。但同时,这也是改朝换代,新思想更换旧秩序的1990。

  (易非)

  成绩单

  林海峰 10胜2负 武宫正树 8胜1负 聂卫平 6胜3负 曹薰铉 小林光一 6胜4负

  车敏洙 3胜2负 徐奉洙 3胜4负 刘小光 王铭琬 2胜1负 马晓春 山城宏 李昌镐 2胜2负

  赵治勋 2胜3负 白石裕 淡路修三 梁伟棠 钱宇平 坂田荣男 大竹英雄 王立诚 1胜1负

  加藤正夫 大平修三 梁宰豪1胜2负

  张斗轸 今村俊也 莱蒙德 林君浩 本田邦久 陈长清 师伯伦 阿基鲁尔 陈临新 俞斌 石田芳夫 彭景华 江铸久 刘昌赫 张文东 大卫李 法蒂安1负

  曹大元 2负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