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中国围棋步入90后时代 芮乃伟坦言对局颇受刺激  

2012-04-16 19:54:32|  分类: 时事体育周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年初春,中国围棋开局凶猛。2月,江维杰在LG杯决赛中2比0完胜李昌镐,成为中国第八位围棋世界冠军;3月,众位棋手大获全胜,BC卡杯十六强中有13张中国面孔,首届百灵杯32强夺走22个席位,此后又在中韩围棋团体对抗赛上夺魁;4月前十日属于女棋手,三国擂台赛中,两名90后小将王晨星、於之莹表现惊艳,凭二人之力便将日韩十位棋手横扫,强势夺冠。

中国小将集体爆发,这让韩国棋界心情复杂,他们不愿承认被赶超,但也无奈面对现实,崔哲瀚表示:“新年以来各项赛事,韩国棋手表现非常低迷,棋迷意见很大,棋界上下都感到很彷徨。”而日本棋界早已意识到自己逐渐落伍,最近几年,他们都会派年轻棋手前来学习交流,今年更是打算派遣一支年轻队伍整体参加围乙联赛,俗称“反哺行动”。

三国争雄,中国力压韩、日,呈一家独大之势。此局面背后,是大批年轻棋手的迅速成长,一股青春风暴席卷而来,低龄化成为中国围棋主流。

国家围棋队领队华学明介绍,队中目前60名棋手,有26人属于90后,另外一半中还包括聂卫平、马晓春、刘小光等10多位参赛很少的老将。总教练俞斌则表示:“国内等级分在前四十位的棋手,都有成为世界冠军的潜力。”

成为世界冠军是每个棋手的梦想,但参加世界大赛名额有限,他们首先要面对内部残酷的竞争。21岁的新锐时越在百灵杯上淘汰韩国朴永训时,曾无尽感叹:“我已经有点老了,现在95后、98后的棋手成长得很快,我们必须抓紧了。”就连14岁的杨鼎新也有了危机感:“大家进步都太快了,现在的竞争非常激烈。”

在中国,围棋层级分明,棋手按年龄辈分,素有“龙”“虎”“豹”之分。常昊、罗洗河、胡耀宇、周鹤洋等人组成70后“七小龙”,此后是“虎”辈双雄古力与孔杰,再往后即是陈耀烨、朴文垚、周睿羊、柁嘉熹、江维杰等一批出生于1990年前后的“豹”字辈兄弟。至于95后芈昱廷等人,尚未有正式封号,有人称他们为“小小龙”,亦有人呼之为“小豹”,网络上棋迷认为他们是“群狼”。俞斌笑着摆了摆手:“狼不太好听,我希望他们今后能有个更响亮的名字。”

90后

代表:江维杰、檀啸潜力股,直比常昊与古力

随着江维杰的爆发,中国围棋有了第一位90后世界冠军,由此正式走入“90年代”。

出生于1991年10月的江维杰是上海人,2005年定段,2008年开始崭露头角,近两年势头迅猛。去年中国围棋名人赛,江维杰在五番棋的较量中3比2力克古力加冕,一战成名。今年他又在决赛中3比2战胜孔杰,卫冕成功,成为继马晓春、古力之后,第三位实现连霸的“名人”。

从去年名人战开始,江维杰获得了更多国际比赛的机会“这些积累了我的经验,也开阔了我的眼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很快便在LG杯上登顶,决赛中更是完胜李昌镐,含金量十足。首座世界冠军奖杯帮助江维杰上升到了新的高度,在此之前,他还只是一个五段棋手。

夺冠后,江维杰咬着牙花了1000多元买了件大衣犒劳自己,但对于目前的成绩,江维杰并不满意:“哪儿有拿一个冠军就结束那么便宜的事,檀啸的整体成绩就比我好些。”

90后棋手中,“棋圣”聂卫平最看好的是19岁的檀啸七段,此人是聂道场的“入室弟子”。2010年的三星杯首轮他曾击败李昌镐,2011年他再次在三星杯首轮力克李昌镐并以两胜杀入16强,B C卡杯也打入1 6强,同时还在2011年农心杯上强势阻击安国铉连胜。“他会获得世界冠军,在古力、常昊这些徒弟之后,他最有潜力。”聂卫平如此评价。

95后

代表:芈昱廷、范廷钰令人发麻的“米饭组合”

无论是江维杰还是檀啸,都有着深深的危机感,他们身后,芈昱廷、范廷钰等一批年龄更小的棋手已是虎视眈眈。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俞斌表示:“要不了三五年,这批人就能成为中国围棋的顶梁柱。”

3月17日,B C卡杯32强赛在韩国捉对厮杀。坐在李昌镐对面的,是中国16岁的小将芈昱廷。“对手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下好自己的棋而已,没有因为他是名将感到有压力。”浓眉小眼的芈昱廷显得很平静。这场对决,李昌镐几次出现漏算,芈昱廷抓住机会,屠龙成功。另一场,17岁的党毅飞下得也很轻松,他在中盘战胜了李世石,那个手握12个世界冠军头衔的韩国当今第一棋手。

与党毅飞相比,小一岁的芈昱廷名声更大。11岁时,芈昱廷就成功定段,成为世界上年龄最小的职业棋手。过去的两届全国智力运动会,芈昱廷都夺得围棋少年赛冠军。去年围甲联赛,芈昱廷曾豪取9连胜,直逼世界围棋高手李世石以及古力创下的联赛纪录。22轮联赛,他16胜6负,是去年联赛的“胜率王”,手下败将的名单里,既有古力,也有孔杰、常昊等,成为这一年最耀眼的“冠军棋手终结者”。今年,芈昱廷终于有机会参加国际比赛,BC卡杯世界围棋锦标赛预选赛中,小芈先后力克韩国的李基燮七段和李志贤二段,首次杀入世界围棋职业大赛的本赛。在3月3日进行的本赛第一轮,芈昱廷又大爆冷门,将韩国的世界冠军朴廷桓斩于马下。此后,便是手刃李昌镐。关于芈昱廷的最新消息,是在3月29日的春兰杯首轮,芈昱廷战胜了日本老将依田纪基,晋级十六强。

芈昱廷曾前往上海学棋,沪上棋界曾有“二饭一米”组合,“米”就是芈昱廷,“饭”则是范廷钰和范蕴若。

范廷钰成名于2010年围甲联赛,他在降级大热门山东队中出战17局,12胜5负,为该队保级立下头功。那一年,他第一轮就战胜江维杰五段,随后常昊、孔杰先后败于他的手下。2011赛季,范廷钰在主将位上取得14场胜利,击败了崔哲瀚、檀啸、常昊、古力等人,由此当选为“最佳主将”,身价已涨至百万元以上。

此外,他还两夺建桥杯新人王,这项比赛专为20岁以下、7段以下的年轻棋手而设,今年范廷钰打进了四强。他的半决赛本应在3月23日进行,但第二天要参加中韩围棋对抗赛,领队华学明找范廷钰商量,最终“新人王”让路。而在北大进行的中韩对抗赛中,范廷钰首轮击败范志锡,次轮不敌崔哲瀚,为中国队最终7比3获胜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赛后的颁奖仪式上,瘦小的范廷钰捧着奖杯站在颁奖嘉宾聂卫平身旁。生活中,他不修边幅,沉默寡言,比赛时却异常冷静,对局中颇显老成,无论形势优劣均喜怒不形于色。古力曾戏言:“现在的孩子对手无不是范廷钰这种类型的,和他们比赛,不说棋怎样,光是看脸,就有些发麻。”

因此,有人给范廷钰起了个“小石佛”的称号,对于外界的赞誉,范廷钰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这有点言过其实了,我离这种境界还差得很远,但我会把他当成我的目标。”

98后

代表:杨鼎新、李钦诚必然要来的世界冠军

与芈昱廷、范廷钰相比,14岁的杨鼎新要活泼许多,对局时喜欢摇晃着双腿,即使输了比赛,也能跟对手侃上一番,直到对局室关门,才停止复盘。

迄今为止,出生于1998年的杨鼎新还保持着一长串纪录:世界围棋最年轻入段棋手、最年轻的围甲职业棋手、国内围棋赛最年轻四强棋手……

今年也是杨鼎新首次参加世界大赛,不久前的B C卡杯与百灵杯,杨鼎新连续闯入本赛。

4月7日,第12届理光杯职业围棋锦标赛决赛在深圳结束,杨鼎新逆转朴文垚夺冠,成为95后棋手中的第一个国内大赛冠军,也是国内职业比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

与“米饭组合”交叉的称号,还有“京城四少”,与芈昱廷、范廷钰、杨鼎新齐名的,就是出生于1998年10月的李钦诚。2004年,李钦诚入北京吴肇毅围棋道场深造,2010年,他在世界青少年围棋锦标赛上获得冠军。吴肇毅九段对李钦诚喜爱有加:“李钦诚将来拿一个世界冠军是偶然,拿几个世界冠军是必然。”

去年,李钦诚升为职业二段,今年的B C卡杯预选赛,他先是在半决赛中内战击败了大赛经验丰富的芮乃伟九段,后来在韩国棋院进行了决胜轮的比赛,他又力克韩国中坚棋手金炯佑,挺进本赛。百灵杯上,李钦诚也打进本赛,遗憾的是在首轮输给了韩国棋手。

解析 道场和网络催熟崭新一代

从江维杰到芈昱廷,再到杨鼎新,中国围棋新生势力已拉开了一条长长的阵线。成功秘诀是什么?

“他们这一代,是道场一手培养起来的新一代棋手。跟老棋手相比,基本功普遍扎实。”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俞斌这样解释。作为过去二十年的顶尖棋手与功勋教练,俞斌见证了几代人的成长与兴衰。

“在我们那个年代,围棋和其他体育项目一样,只有进了体工队才能见到高手,入选专业队才能接受专业的训练。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常昊这一代,那个时期的中国围棋还不是最好的。到了古力这一代,他们情况好了很多,但是少年时期的竞争没有现在这么充分。如今芈昱廷这些小孩,在八九岁就接触到了世界最高水平的围棋。”

“道场”源于日本,1999年聂卫平道场成立,中国真正有了“道场”的概念。如今,这种围棋摇篮遍地开花,光北京就有四大专业道场,聂卫平、马晓春等大师授业,吸引了无数有志于纹枰世界的少年。

“北京是围棋高手汇集的地方,中国最好的棋手都在这里,你想要进一步发展,就必须来此学习。”范廷钰说。

他曾在聂道学习一年,而芈昱廷则在马道待了一段时间,江维杰更是辗转于聂道与马道之间。俞斌认为:“道场对他们抓得很紧,他们早早就完成了一个顶尖高手需要完成的训练量,过去一位棋手两年的棋,他们用一年就下完了。所以现在出成绩要比以前早得多。”

让他们对局数量增多的,除了在道场的练习,还有发达的网络。现在的棋手,都有网上对弈的习惯,他们不仅借此锻炼自己的棋力,还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经济上的收益。芈昱廷、范廷钰等人都表示,自己的业余时间,大多投入到了上网下棋之中。去年名人战总决赛期间,有记者发现,江维杰白天结束比赛,晚上在酒店里还“挑灯夜战”,用两个账号轮番参加网络围棋赛。“自己取得进步的手段之一是在网上对弈,现在网上有很多怪棋手,也有很多90后、00后棋手都下得一手好棋,我喜欢和他们下棋,能学到很多东西。”江维杰说。

芮乃伟九段早已领教了网络新锐们的厉害,颇受刺激的她曾说:“小棋手拍出一手新招,出去玩去了,我从未见过,大吃一惊,赶紧埋头长考,冥思苦想,最后还是完败。”

中国围棋市场日益壮大,让更多的家长看到希望,纷纷鼓励孩子学棋。华学明认为,2005年常昊战胜崔哲瀚夺得应氏杯冠军,打破韩国垄断局面,此后古力、孔杰、朴文垚等人都成为世界冠军,中国围棋迎来了发展转机。而创立于1999年的围甲联赛,近些年办得风生水起,则让更多人尝到了甜头。“12支队伍,48名主力,不能说是发财,我们收入没法跟足球运动员比,但至少可以保证衣食无忧。围棋提供了一个饭碗,这项运动还有那么一点点高雅,这使得很多家长愿意把孩子送来学棋。”俞斌调侃道。

对于90后与95后集体爆发,中国围棋队领队华学明有清醒认识:“大家看到了他们今年爆发,其实有一个长期的过程,前两年杨鼎新就进入了烂柯杯决赛,如今的成绩是他们安静训练、日积月累的结果。爆发也需要一个契机,比如说江维杰在LG杯的获胜给大家带来一种鼓舞,捅破了那么一层纸,年龄差不多的棋手就都被带动起来了,他们的实力差不多。”

同时,华学明也承认,近期运气也屡屡站到了中国围棋这一边,“很多五五开的棋都赢了下来,BC卡杯胡耀宇一目半赢,江维杰半目胜韩国罗玄,有点邪乎。”

中国棋院围棋对局室内十分热闹,朴文垚、陈耀烨以及一众十多岁的少年在一起,切磋棋艺,人声鼎沸。对于这些年龄不一的棋手,华学明和教练团队采用“分段管理”。国家队由成年队、青年队和少年队三级队伍组成,近些年前二者年龄界限逐渐模糊,目前不到60人的队伍中,出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棋手占了26人之多,已然成为主流。《参赛积分条例》是他们的参赛标准,只要通过选拔,就能参加世界大赛。“从今年开始,每次大赛会根据情况进行调整,预选上会给少年棋手更多的锻炼机会,让他们更容易接上班。”华学明说。

除了奥运会的举办,今年也是围棋国际赛事的“大年”,四年一届的应氏杯、两年一届的百灵杯和春兰杯,都轮到今年进行,加之三星杯、LG杯等常规赛事,2012年的围棋大赛有十个之多。这些,都给了中国的后起之秀更多的锻炼机会。

“道场对他们抓得很紧,他们早早就完成了一个顶尖高手需要完成的训练量,过去一位棋手两年的棋,他们用一年就下完了。所以现在出成绩要比以前早得多。”———俞斌

“自己取得进步的主要手段之一是在网上对弈,现在网上有很多怪棋手,也有很多90后、00后棋手都下得一手好棋,我喜欢和他们下棋,能学到很多东西。”———江维杰

“小棋手拍出一手新招,出去玩去了,我从未见过,大吃一惊,赶紧埋头长考,冥思苦想,最后还是完败。”———芮乃伟

个案·范廷钰

艰辛学棋之路

早上8点半,范廷钰背着书包,前往小区外面两三百米远的525路公交总站,坐9站地,就到了中国棋院。下午5点半左右,原路返回。

假如不去外地比赛,他每天重复着这样的轨迹,四年来,都是如此。在范廷钰和他的父亲范雄彪看来,这就是“上班”和“下班”。奶奶也在北京,负责给爷俩做饭。妈妈则留在上海,她还需要上班。为了学棋,这个家庭被一分为二。

2007年,他们来到了这里,在北京南三环外的聂卫平道场周边,租了一套两居室。为了第二年的定段赛,范廷钰前往聂道场学习了一年。这几乎是他融入主流的唯一一段时间,大多数时候,他们走的是“野路子”。

4岁时,范廷钰喜欢上了围棋,在那之前,他的爱好是画画。“画得非常好,当时得了很多奖。”一次偶然让他开始专攻围棋。“我儿子是幼儿园小班,上围棋课必须去中班,有一次上完课老师当面点评,说这个孩子很聪明那个孩子不行,其中没有点到我儿子的名字,他很失落,跑来问我:爸爸,我聪明吗?我就跟他讲,你是这个班里最聪明的,因为你年龄最小。”范雄彪找到园长,当场夸下海口:三个月内横扫整个幼儿园。为了兑现诺言,他请了个业余四段来教棋,每周来两次,每次两小时,一课40元钱。两个月后回到幼儿园,大班里下棋最厉害的小孩都已经不是范廷钰的对手了。范雄彪觉得这样效率高,于是他再次找到园长,“两万块的赞助费我不要了,从明年起我们离开幼儿园,我自己带他。”

范雄彪是一个围棋爱好者,曾是上海一家合资企业的高级机械工程师,单位不景气,他干脆辞工回家炒股,看到儿子有下棋天赋,他决定赌上一把。“我把他带回家,请家庭老师,上午学画,下午学棋,晚上我教他文化课。他5岁我就教他小学课程,小学五年级就教他初中课程,他每天忙忙碌碌,没有玩的时间。我自己事业上不如意,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现在回想起来,范雄彪也觉得这样对待儿子很残酷,“他没有童年,我很对不起他。但是为了成功,没有其他办法,我认为他需要系统的训练,但我又不信任学校。”

到了上小学的年龄,范雄彪还是把儿子送回了学校,不过没过两年,又接了回来,因为“老师留的作业太多,孩子没时间练棋”。当其他孩子按照从少儿班到围棋学校的模式一步步往前走时,范廷钰走的是另一条道路。“我不喜欢那种循规蹈矩的做法,我要的是效率,基础可以请老师来解决,但要提高棋力,光做死活题没用,还得靠实战。所以我儿子经常去棋馆,跟那些叔叔伯伯下棋。”

范雄彪说,这也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处处受到打压,他们认为我们这是江湖野路子。我们想进上海市最大的围棋俱乐部,不让进,因为没有段位证书。我说你们可以测试一下,回答是‘不行’。参加小学生比赛,我儿子全胜,他们硬给判成第二,理由竟然是人家输了棋但小分比他高。因为我们不是拜他们为师的。圈子里有个春兰基金,本来是资助那些贫困的孩子的,结果我们那个地方都靠关系,我们家很贫困,但排不上队。”

后来因为范廷钰水平高,上海棋院才将他接收进来,拜曹大元九段为师,他们才融入主流。再后来,他们来到北京,定段之后,入选了国家少年队,总算踏上正轨。

台球界有“丁俊晖”模式,而在围棋界,弃学倾家学棋的家庭更是多如牛毛。范廷钰家的邻里、聂道周边,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家庭,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冲击中国棋院每年一次的定段资格。围棋定段赛,从创办伊始(1988年)的数十人参赛到如今的近500人竞争22个职业棋手名额,因其竞争太过激烈而被称为“围棋高考”。

范廷钰的同门师兄江维杰,以及与他同龄的芈昱廷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江家家境不好,父亲下岗,但还是带着孩子从上海来到北京,经历了两次定段失败之后,终获成功。2008年过完春节,江苏徐州的芈智强就辞了在铁路上的一份工作,带着儿子芈昱廷来到北京,拜师学艺。“这是个十分烧钱的行业,在北京学棋,一年没有个20万是根本办不到的。我们这些年的投入,可以购买一套很不错的房子了。”芈智强感叹道。

 

自觉一路艰辛,范雄彪对儿子要求极严,有时候默不来棋,他会动粗。但他表示,现在自己不会这样做了。“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可以说已经取得成功,我不奢求儿子成为世界冠军,成为大棋士,只想他在社会上有个谋生的手段。”现在,16岁的范廷钰除了参加国内外比赛,还已成为人师,2010年他就带出了冲段的棋手。而他在网上下棋,靠获胜奖金和转卖网币,也能带来不少收入。

“最近两年,儿子成了全家的经济支柱。我准备在北京再待两年,看看他有没有更大的发展,然后我就回上海,让他自己打拼。”这是范雄彪的计划。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徐显强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