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电视剧《李卫当官》里的经典台词 洞庭湖的老麻雀代表什么?  

2012-08-29 03:28:30|  分类: 诗词歌赋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是喜欢徐峥 还是喜欢徐峥的角色 他的每部戏都很经典 他的每部片都忍不住去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的语言永远那么经典 他的动作永远那么自然

李卫:还是我那死去的爹说得好啊,什么人都可以做,就是别做好人。一做好人哪,恶人全来了。

差人:赌一把。
李卫:大官人您见谅,小可虽略有薄技,但从来都是三不与赌。
差人:什么叫三不与赌?
李卫:一不与师长赌;二不与妇孺赌;这三吗,我不与官家赌。
差人:怎么着,怕我们这些吃官饭的,输了不给钱?
李卫:哪里哪里,只是赌局之上无大小之分,小可 怕有所得罪。

陈班头:慢着。这位爷面生得很哪,在哪儿发财呀?
李卫:离这儿不远,门口有两座大石狮子。
陈班头:请问尊姓大名,您说的那两座石狮子,是不是指县衙门口的那两座石狮子?
李卫:请问您的尊姓大名,您倒是在哪儿发财呀?
陈班头:嘿嘿,离这儿不远,门口也有两座大石狮子。
李卫:同行。什么话都别问了,各办各的事。
陈班头:慢着。
李卫:怎么着,石狮子咬石狮子呀。
陈班头:别东拉西扯的。请问您说的那两个石狮子,是不是指县衙门口的那两座石狮子?
李卫:县衙门口?我说过是县衙门口的了吗?您说的那俩石狮子也太小点了吧!
陈班头:您是府台衙门的?
李卫:府台衙门?我说过是府台衙门的石狮子了吗?反正我那个衙门口的大石狮子比你那个衙门口的大石狮子,要大那么一点,还要问吗?
陈班头:得罪得罪。
李卫:莫名其妙。

岳思盈:你想假扮钦差?
李卫:嗯。
岳思盈:那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啊。
李卫:还有什么满门?那两个已经被抓进去了,我们俩也不想活了,横直都没人了。我们俩拼一下,没准儿能把两个满门都给救下来。

冯月清:大人到此尚是微服,放掉人犯,事干重大,如果臬台府追问此事,下官无法交代。
李卫:臬台?
冯月清:对。
李卫:你是说那个三品臬台?
冯月清:对。
李卫:他算个屁。想当年在山东兖州,一个三品臬台,本大人我说宰我喀嚓我就给宰了。你说说,县令几品?
岳思盈:七品。
李卫:拿剑来。
你去把他喀嚓了。

四爷:老十三,你说,隔壁那个愣小子,今天单枪匹马假冒钦差,怎么就会一招奏效呢?
十三爷:我看哪,他不光是胆大,更重要的是他占了一个邪字。
四爷:你的话只说对了一半,他这样邪者来居然奏效,是因为他背后有一个正字。正是这个正字使得冥冥中有人相助啊,比如我们吧,才使得他一招奏效。
十三爷:四哥你这话,倒是把我绕进去了,要说正,他能正得过咱们吗?可是咱们到这里,已经半个月了,却一直没有奏效,咱们的正怎么就不管用呢?
四爷:嗯,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由此我悟出一个道理啊,佛为什么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因为魔是邪啊,他什么手段都敢用,可是道呢?太正太守规矩,只知道明来明去,所以处处撒不开手,处处被魔所制,因此啊,正,是指正心诚意,但是为了制魔,我看哪,不妨也来一点邪的手段。
十三爷:这就叫做亦邪亦正,外邪内正。

年羹尧:可以摘掉他们的顶子了.
李卫:摘顶子?
年羹尧:(指帽子)
李卫:这还不容易?来啊!把他们的帽子给我摘了!

年羹尧:可以让他们走了.
李卫:呀呀了个呸呸呸的还在这儿呆着,等着过年哪!

四爷:怎么样?钦差不是那么好当的。你以为这真是唱戏呀,八府巡案一瞪眼,想杀谁就杀谁。
李卫:唱戏也不是每一出都能唱出彩儿来的。
四爷:你这张嘴呀是真厉害。

李卫:十三爷,别看你在京里做大官,见的世面不少,可是台上唱戏,我李卫听得也不少,戏里写得一点儿都不错:那硬骨头个顶个都是清官忠臣,贪官硬骨头的,我李卫还真没见过....

顾盼儿:我主要是有几句话要问你。你说,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我身陷青楼,可谓阅人多矣,多少达官贵人,客商巨贾,文人墨客,他们当中有的有权,有的有钱,有的自恃有才,可他们都缺一样东西,那就是真诚。我觉得真正的男人,应该是象他那样,率性而行,可心里面呢,又有个标尺,愿意帮助别人,从来没想到别人报答他,嫉恶如仇,可有从来不...人家得罪了他,这样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李卫:闵大人,你是说我们今儿晚上跑你这来是来胡说八道的。好,好一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闵大人,难怪大家伙都夸你嘴皮子利索,脑袋瓜子好使呢。今儿个我李卫算是见识了。你说这天大的事,怎么一砸到你闵靖元头上,经你脑袋瓜子这么一转,拿你那些学问一编排,最后上嘴唇碰下嘴唇这么一白唬,怎么就什么事都没了呢?听你的意思,我们是错怪了你这位守身如玉、忠君爱民的好官了?好,就算我错怪你了,闵大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做这个江苏巡抚也已经有三年了吧?那你也应该比我李卫更加清楚,三年前,朝廷曾经降旨,说为了让江苏百姓修养生息,安居乐业,一切税赋概不增收。所以,自你上任这三年以来,朝廷向江苏一省所征缴的税银那是一分一毫都没有增加过。这话不是胡说八道吧?如果我这话说得没错,那我就要请教闵大人,据我所查,江苏普通老百姓今年上半年所征缴的各种税银,总加起来,竞然比三年前多了一倍还要多。单说这浒墅关吧,一年下来,以罚代税的关银竟然多出来两百多万两。这数可不是我胡说八道能说出来的。可问题是这么多银子都跑哪去了呢?反正我知道,朝廷是一根毛都没见着。甭说没见着,连知道都不知道。我就奇了怪了,这么多的银子,堆在地上,怎么也能堆出一座银山来,它怎么就不见了呢,它怎么就找不着了呢?它自个长腿跑了吗?还是插上翅膀飞了?闵大人,我不明白,皇上也不明白,就连老天爷也不明白。你明白吗?两百多万两!两百多万两……你知不知道,去年河北闹蝗灾饿死多少老百姓?之所以会饿死这么多老百姓,就是因为咱可怜的朝廷居然穷得连一百多万两的赈灾银子都拿不出来呀!就在我此次来苏州之前,我向皇上四爷去辞行,我听见皇上四爷让高勿庸去吩咐内务府,皇上说,从现在开始,两年之内,皇上、皇太后,连同三个小皇子以及后宫的嫔妃一律不得添置新衣裳。我就问皇上那到底是为什么?你知道皇上怎么跟我说吗?皇上说添置不起呀,咱们皇家的内务府不但连几两银子都拿不出来,而且还欠着苏州织造几十万两钱子呐。闵大人,这可是皇上说的话,他老人家也在胡说八道吗?我想问问你,咱皇上不就是靠你们这些忠君爱民的封疆大吏来替他守土安民的吗?怎么弄到最后,你们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忙活下来,弄得老百姓嘛一个一个全都饿死了,皇上、皇太后、小皇子怎么连个新衣服都没得穿了?你能讲明白吗?你不愿意讲,没关系,我李卫可以替你来讲。因为只有一种解释可以把这件事给讲明白了,那就是皇上和老百姓的银子都叫你们这些群忠君爱民的封疆大吏给变着法的给贪了!你们手里握着皇上给你们的权柄,脑瓜顶上顶着为国为民的幌子,私底下黑心黑肺,不知廉耻,搜刮民财,贪墨公银!呀呀了个呸的,咱大清国快让你们这群孙子王八蛋给挖干了、掏空了!你们可真有两下子!为了保全你们这点破事,那什么事都干出来了!杀一个陈督监够不够?不够!杀一个海宁够不够?不够!还弄一个贪墨织造公款的屎盆子扣在我李卫脑袋上!我告诉你,到今天为止,我老妈还奉旨讨饭呢!我今天总算闹明白了,像你这种有胳膊有腿有鼻子有脸有学问的高官,你到底缺的是啥!你缺德!你缺了八辈子大德了!像你这么缺德的人,你也能说你是人养出来的吗?你也有脸面活在这世上!你活着干嘛?死了算了!是!我李卫是大字不识一个!我胡说八道,我狗屁不懂的小混混!可是我就明白一件事,仨字,你给我听好了我的闵大人:别犯法!你犯了咱大清国的律法了!你犯了法了懂不懂?只要你犯了法,甭管你学问有多深,官做得有多大,别管你这颗鬼脑袋瓜子里头有多灵,你都得被咔嚓!你敢说我说的这些话都是胡说八道吗?

我说闵靖元呐闵靖元,人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说你怎么都死到临头了你还嘣不出一句人话来呐?我已经告诉你们的福大人我拿到你的罪证了,我已经让他知道我知道你那儿有七家论语。你想想看,这天大的案子要是捅出来,你家八爷跟福桐他们能放过你吗?我李卫找陈督监,陈督监死了;我找海宁,海宁死了。今儿晚上我找上你闵靖元了,我看你死不死!思盈,走,咱回家吃酱干子去!

小满:李大哥,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又想你妈,又想我姐
李卫:是啊,原来我只想一个女人,那就是我妈,可现在呢……啊,你刚才说什么
小满:我是在问你,你是不是又想你妈,又想我姐
李卫:唉……
小满:李大哥,如果你真想我姐的话,她就在那边,你过去不就行了吗
李卫:唉,没用,面对面,我还是想

李卫:我真不愿意想起来.都是朝廷命官,孔子孟子你也念了不少.皇粮吃着,俸禄拿着,应着名儿的都是给皇上办事,为老百姓谋福利.七成盐税,那是多少钱哪,我还真不愿意想起你来!
季东平:你,你,好.你当着扬州的百姓,把事情说明白!
李卫:我还没说明白呢,你就急成这样儿了,算了吧!我看还是别往明白了说吧,省得给咱大清国丢脸面!你们大伙都听着:咱们季大人,什么坏事儿都没干,盐商罢市,就是冲着我李卫来的.你们要骂,就骂我李卫,我他妈没本事,没抓住这帮胡作非为的王八蛋!
.....
季东平:你口出秽言,你的官箴何在!
李卫: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我回家种地去!

李卫:师傅,您放一百二十个心.有我在,包你没事.
闵静元:你刚才叫他什么?
李卫:师傅!怎么了?天地君亲师,哪儿错了?
闵静元:哈......没错,没错.一个扬州知府,堂堂的朝廷命官,拜起盐帮的帮主为师来了.你还真的没错!
李卫:我也告诉你一句:就像老爷子这样的德行,你这样的人想拜他为师,他还不收呢!
闵静元:放肆!这可都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朝廷问起来,你不会抵赖吧!
李卫:我一不贪污,二不受贿,拜个师傅有什么可抵赖的.
闵静元:那就好!我告诉你,我现在要把你的师傅和这些人都带走,你不要妨碍我的公务!
李卫:那我也告诉你,这帮人都是我破获贩运私盐偷漏国税的重要人证.他们一个人都不能带走,请你也不要妨碍我的公务.
闵静元:我这可是奉了总督大人之命,专办这个案子的.
李卫:好--大的来头啊,那我可是奉着四爷的命,来办这案子的.
闵静元:你说这话,可得负责!
李卫:怎么着,看样子你还想参四爷一本.
闵静元:我可没这么说.关键是你说是四爷叫你来办的,有什么凭证吗?
李卫:师傅,您是洞庭湖的老麻雀了.您说说看,像他说这样的话,是何用意?
公帮主: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李卫:舞剑我懂,沛公是谁呀?
公帮主:就是四爷.
李卫:我明白了. 我告诉你,四爷叫我办案当然有凭证,这些人不能抓,除非有四爷的话!
闵静元:你敢写一个保单吗?
李卫:什么保单?
闵静元:保这些人的名单哪,你敢吗么?
李卫:我敢哪!

李卫:我真不愿意想起来.都是朝廷命官,孔子孟子你也念了不少.皇粮吃着,俸禄拿着,应着名儿的都是给皇上办事,为老百姓谋福利.七成盐税,那是多少钱哪,我还真不愿意想起你来!
季东平:你,你,好.你当着扬州的百姓,把事情说明白!
李卫:我还没说明白呢,你就急成这样儿了,算了吧!我看还是别往明白了说吧,省得给咱大清国丢脸面!你们大伙都听着:咱们季大人,什么坏事儿都没干,盐商罢市,就是冲着我李卫来的.你们要骂,就骂我李卫,我他妈没本事,没抓住这帮胡作非为的王八蛋!
.....
季东平:你口出秽言,你的官箴何在!
李卫: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我回家种地去!

李卫:“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赌钱骂娘,哪一件不是我李卫喜欢做的事”。

李卫:"呀呀个呸的,我要你们知道,我李卫也是个站着撒尿的主........."

李卫:“我的妈的妈啊,你怎么给我生了这么个妈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55)|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