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圣主得贤臣颂》  

2013-01-12 06:18:15|  分类: 诗词歌赋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钤印∶赵孟頫印(朱)赵氏子昂(朱)天水郡图书印(朱)松雪斋(朱)
题识∶皇庆元年十月书于京师长乐馆,吴兴赵孟頫识。
鉴藏印∶平山真赏(白)绶珊经眼(白)平山鉴定(白)松陵古斋珍玩(朱)双鉴楼主人(白)祖诒审定(朱)云荪过目(朱)修伯秘藏(朱)
尾跋∶1.万历壬辰二月十日,茂苑文嘉题。印:文嘉休承(朱)
2.壬辰春日,老潜。印:潜雪(白)
3.光绪壬辰四月十日,伍肇龄阅过。印:崧生(白)
4.光绪乙末夏,客于古唐,安石君跋。印:石君玩赏(朱)
5.光绪三十有四年戊申六月,华阳怡容罗缃时年七十有五。印:罗缃之印(朱白)
6.乙亥春获观,留玩数月于归之也,缀语以志欣赏。十月二十五日戊子,光圻识于紫徽花天。印:光圻(朱)
7.书学自唐以后,晋法渐微,至文敏出,一洗枯俗狂轻之病,专以二王为师。古人所谓右军后一人,绚不虚也。然余所见多侍晚年书,不善学者未免稍有流弊,此卷书于皇庆元年,时之中晚不及。详考细玩,笔意当是用功时得意之作,瑞庭仁丈其宝诸,萧绍棻;印:芸浦(朱)
8.岁辛卯光绪十有七年三月下旬,谷雨后七日,李沛元识于舍北草堂。印:沛元(白)兹浦(朱)
9.光绪十有七年,岁在辛卯中秋前三日,和埙识于还我读书斋。印:和埙(白)
10.光绪廿又九年秋八月,大关唐鸿昌借观。松雪流翰,行草为多。如此真书妙绝罕见。蜀饶于神物护持中得之光为奇迹,嘱为题记。所谓崔在前,徒叹观止,己丑初夏,剑秋丁暮韩敬识。印:以正大立心以光明行事(朱)丁暮韩印(朱)。
作者简介∶赵孟俯,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鸥波,中年曾作孟俯,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元代著名画家,楷书四大家(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赵孟俯)之一。赵孟俯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他也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着称于世。
备注∶旧装裱。

夫荷旃被毳者,难与道纯绵之丽密;羹黎含糗者,不足与论太牢之滋味。今臣辟在西蜀,生於穷巷之中,长於蓬茨之下,无有游观广览之知,顾有至愚极陋之累,不足以塞厚望,应明指。虽然,敢不略陈愚而豫情素!
  记曰:共惟《春秋》法五始之要,在乎审己正统而已。夫贤者,国家之器用也。所任贤,则趋舍省而功施普;器用利,则用力少而就效众。故工人之用钝器也,劳筋苦骨,终日矻矻。及至巧冶铸干将之朴,清水淬其锋,越砥敛其咢,水断蛟龙,陆剸犀革,忽若彗氾画涂。如此,则使离娄督绳,公输削墨,虽崇台五增,延袤百丈,而不溷者,工用相得也。庸人之御驽马,亦伤吻敝策而不进於行,匈喘肤汗,人极马倦。及至驾啮厀,骖乘旦,王良执靶,韩哀附舆,纵驰骋骛,忽如景靡,过都越国,蹶如历块;追奔电,逐遗风,周流八极,万里壹息。何其辽哉?人马相得也。故服絺绤之凉者,不苦盛暑之郁燠;袭貂孤之暖者,不忧至寒之凄怆。何则?有其具者易其备。贤人君子,亦圣王之所以易海内也。是以呕喻受之,开宽裕之路,以延天下英俊也。夫竭知附贤者,必建仁策;索人求士者,必树伯迹。昔周公躬吐捉之劳,故有圉空之隆;齐桓设庭燎之礼,故有匡合之功。由此观之,君人者勤於求贤而逸於得人。
  人臣亦然。昔贤者之未遭遇也,图事揆策则君不用其谋,陈见悃诚则上不然其信,进仕不得施效,斥逐又非其愆。是故伊尹勤於鼎俎,太公困於鼓刀,百里自鬻,宁子饭牛,离此患也。及其遇明君遭圣主也,运筹合上意,谏诤即见听,进退得关其忠,任职得行其术,去卑辱奥渫而升本朝,离疏释蹻而享膏粱,剖符锡壤而光祖考,传之子孙,以资说士。故世必有圣知之君,而后有贤明之臣。故虎啸而风冽,龙兴而致云,蟋蟀俟秋吟,蜉蝣出以阴。《易》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诗》曰:“思皇多士,生此王国。”故世平主圣,俊艾将自至,若尧、舜、禹、汤、文、武之君,获稷、契、皋陶、伊尹、吕望,明明在朝,穆穆列布,聚精会神,相得益章。虽伯牙操递钟,逢门子弯乌号,犹未足以喻其意也。
  故圣主必待贤臣而弘功业,俊士亦俟明主以显其德。上下俱欲,欢然交欣,千载壹合,论说无疑,翼乎如鸿毛遇顺风,沛乎如巨鱼纵大壑。其若此,则胡禁不止?曷令不行?化溢四表,横被无穷,遐夷贡献,万祥毕溱。是以圣主不遍窥望而视已明,不单顷耳而听已聪;恩从祥风翱,德与和气游,太平之责塞,优游之望得;遵游自然之势,恬淡无为之场,休征自至,寿考无疆,雍容垂拱,永永万年,何必偃卬诎信若彭祖,呴呼吸如侨、松,眇然绝俗离世哉!《诗》云“济济多士,文王以宁”,盖信乎其以宁也。(《汉书·王褒传》、《文选》、《艺文类聚》二十。)
  评论这张
 
阅读(86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