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欧阳修两首棋诗鉴赏  

2016-12-29 12:02:35|  分类: 诗词歌赋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棋罢不知客思家

  欧阳修《梦中作》审美赏析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自号醉翁,又号六一居士,庐陵(今江西吉安)人。欧阳修不但擅长诗、词、文,还有史学及考古学等方面的成就。他的《六一诗话》是第一部以诗话的方式论诗之作。这首《梦中作》作于皇祐元年(1049),当时诗人因支持范仲淹新政而被贬谪到颍州。诗歌表现了诗人因仕途失意而对前途忧虑和无可奈何的心情,以及希望脱离官场返回家乡的愿望。全诗如下:

夜凉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

                  棋罢不知人换世,酒阑无奈客思家。

《梦中作》这首诗写的就是梦境

 前两句写道:“夜凉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 意思是说,夜凉如水,明月笼罩千山,凄清的笛声飘散到远方,而路旁浓密的百花,色彩灿烂迷人。上句写秋夜时独吹笛,下句写乱花使诗人迷惑,看不清道路。其中“千山月”和“凉”结合,不但暗示了环境的空阔,路途遥远,清凉的氛围,也表现了贬谪他乡的凄凉的心境。“百种花”即各种各样的花。其中“迷”字,不但有被这样的万紫千红的情景所迷惑,也有因迷惑而不知道该怎样走,暗示了前途无路了。“吹笛”是以声写景,描写了环境幽静。真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籍《入若邪溪》)同样的审美效果。可以说,这两句既是景语,也是情语。诗人通过环境描写,不但表现了被贬后失意之情,也表现了内心的苦闷之感。

接着两句写道:“棋罢不知人换世,酒阑无奈客思家。”“棋罢不知人换世”运用了一则典故,传说晋时有一人进山砍柴,见两童子在下棋,于是置斧旁观,等一盘棋结束,斧已烂掉,回家后发现早已换了人间。刘禹锡在《醉赠刘二十八使君》中也写道:“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其中的“烂柯人”即这一典故。“酒阑”即酒尽。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下了一局棋,竟发现世上已经换了人间,也不知过去多少年了,而借酒浇愁酒已尽,更无法排遣浓浓的思乡情。从意义上说,“棋罢不知人换世”写人世间容易变换,突出了一个“换”(变换),诗人感觉人生无常,坎坷不定的,命运多舛。其实,我们从欧阳修的人生及其仕宦之路上已经感觉到这样的处境。但是,无论怎样,诗人在结句中,还是集中表现了“酒阑无奈客思家”的思想情感。其中“无奈”即没办法、或者难以控制之意。一个“客”字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客居他乡的游子,也暗示了凄凉的生活处境。在这样客居他乡的生活中,即使酒醉之后,也难以忘记对家乡的思念。这最后一句正与李白在《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中所说的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说,结尾直抒胸臆,直接表达了思念家乡之情。如果从另一角度来看,所包含的深层次意义就是对官场尔虞我诈的厌倦之感。

    在艺术上,首先,画面突出。诗歌中一句一个场景——秋夜、春宵、棋罢、酒阑,符合恍惚迷离的“梦境”特征。其次,写景写情,情景交融。比如,第一二句就是景语即情语。再次,对仗十分工巧。比如,第一句“夜凉吹笛千山月”与第二句“路暗迷人百种花”,第三句“棋罢不知人换世”与第四句“酒阑无奈客思家”均形成对偶句。第四,卒章显志,情感深厚。

    欧阳修(1003-1072),字永叔,号醉翁,吉水(今属江西)人。是宋朝的大文学家,与同时代的王安石,既是“文友”,又是“政敌”。晚年退居颍水,自号“六一居士”。有朋友问他这“六一”是什么意思?他说:“我家里藏书一万卷,金石遗文一千卷,还有一张琴、一把酒壶、一局棋。”朋友说:“你这只有五个一,另外还要加一支笔吧?”欧阳修:“非也!外加本人一老头,年龄比他们都老,这才是六个一。”欧阳修真可算是幽默了,不过从这里可以看出,欧阳修是很喜欢下围棋的。

    欧阳修喜欢下棋,以致睡觉做梦也想到了棋,他在一首《梦中作》的诗中写道:

        夜凉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

        棋罢不知人世换,酒阑无奈客思家。

    在他家里还有专门开有“棋轩”供友人来下棋,在《新开棋轩呈元珍表臣》中写道:

        竹树日已滋,轩窗渐幽兴。

        人闲与世远,鸟语知境静。

        春光蔼欲布,山色寒尚映。

        独收万虑心,于此一样竞。

    这首诗写了棋轩环境的幽静,诚挚地邀请友人元珍来下棋。

    一次,欧阳修到浮山和高僧法元下棋,请他谈谈围棋的佛语,法远和尚说:“肥边易得,瘦肚难求。思远则往往失粘,心粗则时时头撞。休夸国手,漫说神仙。赢局输筹即不问,且道黑白未分时,一着落在什么处?”过了一会儿,法远又说:“从来十九道,迷误几多人。”欧阳修很佩服高僧的见解,深受启发。

    欧阳修深得下棋的乐趣,但围棋并没有“迷误”欧阳修。他在《新五代史.周臣传》中说:“治理国家就好象下棋,用才好比落子。人尽其才就好比把棋子落在应落的地方,那就必然能够获胜。反之,不识才,不会用才,就一定不会获胜。”

    他在下棋的过程中参悟着国家用人的方略,并非局限在棋,把下棋的道理用在了用人上面,这一点非常高超。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