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宋词三百首中的爱情故事(转载哦)  

2017-11-04 12:39:23|  分类: 诗词歌赋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部分赏析内容来自网络或网友提供,旨在弘扬中华文化,仅用于学习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无法考证,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纵观华章,凡有女词人啼血唱和的爱情故事,几乎句句含情,字字珠玑。

 (一)戴复古夫妻的诀别

 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四载:“戴石屏先生复古未遇时,流寓江右武宁,有富翁爱其才,以女妻之。居二三年,忽欲作归计,妻问其故,告以曾娶。妻白之父,父怒,妻宛曲解释。尽以奁具赠夫,仍饯以词云(名《祝英台近》)。夫既别,遂赴水死。可谓贤烈也矣!”

 戴复古妻的诀别词《祝英台近》这样写道:

 惜多才,怜薄命,无计可留汝。

 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

 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不住,一分愁绪。

 如何诉。便教缘尽今生,此身已轻许。

 捉月盟言,不是梦中语。

 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奴坟土。

 词中的女主人公已隐约透露出了准备为情赴死的决心。可其善良、宽容、坚贞、刚烈的心意并没有让朝三暮四的戴复古心生留意,戴复古还是绝情地走了。

 十年之后,戴复古满怀对亡妻的怀念与歉疚,在妻子的坟前写下了《木兰花慢》一首:

 莺啼啼不尽,任燕语,语难通。

 这一点闲愁,十年不断,恼乱春风。

 重来故人不见,但依然,杨柳小楼东。

 记得同题粉壁,而今壁破无踪。

 兰皋新涨绿溶溶。流恨落花红。

 念着破春衫,当时送别,灯下裁缝。

 相思谩然自苦,算云烟,过眼总成空。

 落日楚天无际,凭栏目送飞鸿。

 春衫虽破依旧暖,飞鸿成双人自寒。戴复古对亡妻的怀念,虽是真挚的,但相比于其妻的挚情却是无力而苍白的。十年之后,天人永隔,戴君虽在内疚之中悔恨不已,但却轻谓‘一点闲愁’以概之,听起来总让人感觉他更像一个不负责任的浪荡公子,即便不是虚情假意的表白,与其妻的作为相比也差出天壤之别。

 (二)李之问再娶聂胜琼

 《青泥莲花记》载:“李之问仪曹解长安幕,诣京师改秩。都下聂胜琼,名倡也,质性*慧黠,公见而喜之。李将行,胜琼送别,饯行于莲花楼,唱一词,末句曰‘无计留春住,奈何无计随君去’。李复留经月,为细君督归甚切,遂饮别。不旬日,聂作一词以寄李云云,盖寓调《鹧鸪天》也。之问在中路得之,藏于箧间,抵家为其妻所得。因问之,具以实告。妻喜其语句清健,遂出妆奁资夫取归。琼至,即弃冠栉,损其妆饰,委曲以事主母,终身和悦,无少间焉。

 这首《鹧鸪天》寄李之问写到: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

 尊前一唱《陽关》后,别个人人第五程。

 寻好梦,梦难成。况谁知我此时情。

 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词写得清丽幽婉,也难怪李之问妻被其清健的语句所感动,“出妆奁资夫取归”之。让聂胜琼这个歌妓身份的下层女人,有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美满的感情归宿。看来不独男人喜爱才女,就连女人自己也能被真正的才女所折服啊!

 (三)施酒监与乐婉的来生缘

 明陈耀文《花草粹编》卷二,引宋杨湜《古今词话》(原书已佚)云:杭妓乐婉与施酒监善,施尝赠以词云: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

 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别你登长道,转更添烦恼。

 楼外朱楼独倚栏,满目围芳草。

 乐婉以《卜算子》答施:

 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

 泪滴千千万万行,更使人,愁肠断。

 要见无因见,拼了终难拼。

 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一位风尘女子,至性*真情,豪爽洒脱。以拼了之情,道出相思之深,相爱之切。却终究不得不屈从于无奈的残酷现实,只待重结来生之缘。

 施君得此红颜知己,虽遗憾不能永结连理,却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四)朱淑真的梦中情人

 朱淑真的感情经历极为不幸,作为一位女词人,她有多情而敏感的内心世界,也有心仪的梦中情人,但她却不能违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得不嫁给一个庸俗之徒,过着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相思岁月。

 她只有在《清平乐》词中追忆自己曾经的恋人,和短暂甜美的爱情生活体验: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

 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

 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汝台。

 全词通俗明白,艳而不亵,全赖女词人大胆率真的表白。了解了她痛苦的一生,反衬出这乍现即逝的欢乐时光,有谁还能以假道学家们的嘴脸抵之为“有失妇德”呢!

 (五)陆游和唐琬的千古绝唱

 二十岁时,陆游和唐琬喜结伉俪,二人吟诗填词,意趣相投,琴瑟甚和。不料陆母却怕陆游沉溺于卿卿我我的温柔乡中,忘了苦读求仕的正路,不断迁怒于儿媳,并强令陆游休妻。陆游百般哀求抗争而无果,母命难违之下亦割舍不了自己对仕途前景的无限幻想。不得已二人被迫离散。

 此后陆游另娶了王氏,唐琬改适赵士程,双方彼此音讯常年隔断。本以为时间会淡化记忆,医治好感情的创伤,可结果却恰恰相反。陆游三十一岁时,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琬邂逅。唐琬设宴款待陆游。陆游思人感旧,遂信笔题《钗头凤》于园壁之上: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樯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词中表达了他对前妻唐琬的深情留恋,也抒发了自己对旧日薄情之举深切的追悔。

 唐琬不久以《钗头凤》词题答和: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心头勉强愈合的创伤又被重逢触痛,不久弱病缠身的唐琬就在抑郁中含恨而终了。

 陆游终年八十三岁,在与唐琬相识后的六十多年间无数次寻迹沈园故地,追忆和凭吊自己错失后夭亡的发妻。沈园也因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悲剧而闻名,成为世人公认的中国第一爱情名园。

 (六)蜀妓对情人的猜忌

 陆游的一位门客,从巴蜀之地带回一个歌妓,把她安顿到外室暂住,隔几日去探望一番。有几天,这位门客因突然患病少去了几次,引起了蜀妓的不满,门客作词解释迟到的缘由,蜀妓和韵填了《鹊桥仙》一词作答:

 说盟说誓,说情说意,动便春愁满纸。

 多应念得脱空经(谎话),是那个先生教底!

 不茶不饭,不言不语,一味供他憔悴。

 相思已是不曾闲,又那得功夫咒你。

 全词口语吟成,却脱俗讽谑,既表达了自己对爱人冷落自己的不满,又表达了自己对知心情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他消得人憔悴的痴情怜爱。

 (七)金定和刘翠翠的诗词姻缘

 宋朝末年,淮安才子金定和刘翠翠家住比邻。二人既是同窗好友又是年龄相同。彼此朝夕伴读,青梅竹马,渐生情愫。一日,金定赠刘翠翠情诗一首:

 十二栏杆七宝台,春风随处艳陽开。

 东园桃李西园柳,何不移来一处栽。

 刘翠翠和诗一首:

 平生每恨祝英台,怀抱何为不早开。

 我愿东君勤用意,早移花木向陽栽。

 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新婚之夜,刘翠翠于枕畔有感而作《临江仙》一首:

 曾向书窗同笔砚,故人今作新人。

 洞房花烛十分春,汗沾蝴蝶粉,身惹席香尘。

 尤雨殢云混未惯,枕边眉鬓羞颦。

 轻怜痛惜莫辞频,愿郎从此始,日近日相亲。

 金定步原韵答和《临江仙》一首:

 记得书斋同笔砚,亲人不是他人。

 扁舟来访武陵春,仙居临紫府,人世隔红尘。

 海誓山盟心已许,几番浅笑深颦。

 向人犹自语频频,意中无别意,亲外有谁亲!

 看了二人的诗词答和,不能不让人羡慕金定和刘翠翠的美满婚姻和柔情蜜意。

 结语

 江淹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擅表离情别绪的宋词,只要是真情内蕴无一不感人至深。而我所摘录的几位宋代女词人的真爱词笺,今日读来隽永如新,品词之韵味再追溯其故人故事,实在值得为今日有情人所钦佩,也让今日薄情者为之汗颜。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