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俶傥非常之人生焉

世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日志

 
 

找堂会马季刘宝瑞 文本  

2017-02-28 11:31:59|  分类: 世说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 (学怯口,下同)这回又该着您老说了?

乙 啊,这回是我表演啦。

甲 您这个说相声的也做个堂会嘛的呗?

乙 哎,我们倒是常做堂会。

甲 那我找您老个堂会不知您老可曾愿往否?

乙 嗐,还否哪,可以。

甲 那么,您就去呗。

乙 您那儿办什么事?

甲 小孩子办满月。

乙 噢,少爷办满月。

甲 你们一共去二十人,变戏法儿的、唱大鼓的上哪里找去?

乙 您找我就行了,其他的我全找。

甲 那太好了,那你们就去呗。

乙 价钱还谈谈吗?

甲 怎么,还要钱哪?

乙 多新鲜哪!

甲 钱可不好说,太少了!反正您老多帮忙吧。

乙 帮忙是可以的,光我自己没关系,还有别人哪!

甲 那让他们也帮帮忙吧!

乙 噢,合算我们都帮忙啊!

甲 我也是给别人办事。

乙 那您是一手托两家,那儿打算花多少钱,您告诉我,我合计合计,反正让您省钱。

甲 这怎么说呢?

乙 嗐,您就说吧,打算花多少呀?

甲 实在是太少啦,打算花这个数儿(伸两个手指)。

乙 多少哇?

甲 两千块钱!太少了!多帮忙吧!

乙 不少,您多帮忙啦。

甲 虽然钱少点儿呀,据我知道,本家还打算给俩赏钱儿,可也没多少……

乙 噢,还有赏钱?

甲 才三千块钱!您老多帮忙吧。

乙 嗳,哪里哪里。

甲 你们这里有卖水的吗?给我弄点儿茶来,我有钱。

乙 嗐!这儿有茶,您喝这个。(乙递茶给甲)

甲 好(甲向乙做喝茶的动作)。

乙 喷!看这位还真渴了。请问您那儿是多咱的日子呀?

甲 小孩子办满月,日子还不忙哪!

乙 哎,别不忙啊!您得告诉我们,再有旁处的堂会我们别应重了日子!

甲 重不了。有别的堂会你应着,咱这个不忙。

乙 别价,您把日子得说准了。

甲 准日子那谁说得准,对吧?

乙 不是给小孩子办满月吗?

甲 是啊!您知道那孩子什么时候养活啊?

乙 噢!还没养活哪!

甲 啊!(喝水)

乙 别喝了,拿我们开玩笑,孩子还没养活哪,您就找堂会啊!

甲 这不先定规下嘛!

乙 您定规得也太早了,养活下来再找我们也不晚。

甲 怎么不晚?今天养活,明天一天,后天一天就到了--办满月了。

乙 嗐!那不是满月,那叫洗三!

甲 是啊!办洗三,你们不去吗?

乙 那您干吗提满月啊!

甲 我是这么想,洗三找你们,办满月不还得找你们吗!

乙 那是后话啦,办洗三是不是?

甲 你们去吧?

乙 去!

甲 去呀!我还喝点儿吧!

乙 对!您喝。(递水)噢!我们后天就去了。

甲 别后天哪!

乙 不是洗三吗?

甲 是啊,今天养活了,你们后天去;要是明天养活,那你们大后天去;要是后天养活那你们大、大……

乙 行,我知道了,养活再等三天。

甲 对!你们盼着吧。

乙 对!我们盼着养活吧。

甲 先别盼着养活啊!

乙 不是小孩子办洗三吗?

甲 是啊!你盼着小孩子他妈妈出了门子那就快啦!

乙 噢!小孩子他妈还没出门子哪!拿来!(抢水)走!

甲 怎么啦?

乙 还怎么啦,小孩子他妈妈还没出门子哪,就找洗三的堂会?

甲 这不先定规下嘛!

乙 你定规得也太早啦,出了门子我知道什么时候有孩子啊!

甲 我问你,是闺女出门子事情大呀?还是办满月事情大呀?

乙 那当然是闺女出门子事情大。

甲 还是的!我们那儿闺女出门子,找你们堂会,你你不去吗?

乙 你到底找什么堂会?

甲 我们老爷让我来的时候说闺女出门子。

乙 那你干吗说洗三、满月啊!

甲 我是这么想,闺女出门子,有了孩子,办洗三、办满月不还得找你们吗!

乙 那是以后的事,你甭提,就说现在你找什么堂会!

甲 闺女出门子,去不去?

乙 去呀!

甲 我还喝点儿。(拿水)

乙 行!闺女出门子是哪天的日子?

甲 快啦,这就要娶了。

乙 噢!

甲 姑娘老大不小的啦!

乙 今年多大啦?

甲 四岁啦。

乙 这……走!我们不去了!

甲 怎么又不去了?

乙 废话!十八岁出门子我们还得等十四年哪!

甲 十四年干吗?

乙 姑娘才四岁……

甲 你这个人没听清楚就胡搅哇。

乙 不是四岁吗。

甲 零四岁。

乙 零……噢!二十四?

甲 零四岁。

乙 老闺女三十四?

甲 零四岁。

乙 是啊,不是零四岁吗?

甲 啊!姑娘小名叫零,今年四岁。

乙 这……还是四岁,你走吧,再来我拿茶杯打你!

甲 拿你开个玩笑就急了?

乙 我没法不急。

甲 真有事,懂吗!无事能跟你开玩笑吗?真找你们堂会,我们是买卖开张。

乙 买卖开张?本钱凑够了吗?

甲 这就开张啦!

乙 在哪儿啊?

甲 北京。

乙 北京地方大了,哪城啊?

甲 东城,王府井大街有个东安市场啊!

乙 噢!这买卖在东安市场里头?

甲 外头!

乙 外……

甲 有个凤翔鞋帽店。

乙 噢!这买卖就是凤翔鞋帽店?

甲 旁边,有个三友实业社。

乙 三友实业社?

甲 街北,茶叶铺。

乙、甲 噢!茶叶铺!

甲 对过儿!

乙 我就知道嘛。

甲 对过儿有个小胡同,开了个买卖!

乙 什么买卖?

甲 中华全球豆腐大公司。

乙 嗐!就是豆腐坊。

甲 甭管什么啦,找堂会给你们钱不就完了嘛!

乙 行!我们不管了。

甲 你们去二十个人连说带唱一白(读成百)天,多少钱?

乙 嗐!这么多天干吗呀?

甲 拿你们宣传,做广告。

乙 一百天你给五万块钱吧!

甲 多少钱?

乙 五万!

甲 行!你们去吧。

乙 我们去了。

甲 你们去我们就搬出来,这买卖归你们啦!

乙 干吗?我们接收去啦?

甲 什么事要五万块钱?

乙 你这日子在这儿呢!

甲 日子怎么啦?

乙 仨多月。

甲 你论月干吗呀,一白天。

乙 是啊!一百天,两个五十天。

甲 一白天啊!

乙 是啊!不是一百天吗?

甲 你这个人,一白天,晚上没有,一个白天。

乙 一个白天啊?这舌头谁受得了。

甲 要五万块钱吗?

乙 那用不了,五百块钱。

甲 行了!车钱我们不管了。

乙 那没关系,哎!你们可得管饭。

甲 管饭!叫你们吃席。

乙 好哇!

甲 你们二十个人分两下落座。

乙 噢!十个人一桌。

甲 不!十个人一领,不够喂加俩草帘子。

乙 喂驴哪!我们吃酒席。

甲 行!

乙 有酒吗?

甲 有!一桌上一壶。

乙 才一壶。

甲 有大有小,这是大壶。

乙 噢!二斤一壶?

甲 二两!

乙 二两太少了。

甲 酒少哇?你糊涂,酒是二两还没对水哪!

乙 是啊!你给我们四桶凉水喝好不好!

甲 也行啊!

乙 什么也行啊!嗐,酒有没有没关系,我们还得演出哪!吃什么菜呀?

甲 你们吃过八大碗吧?

乙 吃过。

甲 九大件呢?

乙 吃过。

甲 你没吃过咱这十大件!

乙 十大件?

甲 这么大盘子四盘;这么大碗五碗;还有一个大炝盘!

乙 好!这四盘儿头一盘儿是?

甲 头一盘儿小葱拌豆腐。那真是一青二白呀,通气养神的,点上一点儿香油儿,吃到嘴里是那么香扑扑儿的!

乙 行,行,行,别说了!怎么头一盘儿先来个豆腐哇?二盘儿呢?

甲 二盘是就酒的凉菜儿,夹一筷子吃到嘴里是咯吱咯吱的!

乙 拌海蜇?

甲 萝卜皮拌豆腐。

乙 又是豆腐。三盘儿?

甲 韭菜花儿拌豆腐。

乙 好嘛。四盘儿?

甲 上了洞子货了,绿油油的吃到嘴里是特有风味!

乙 拼盘儿?

甲 黄瓜丝儿拌豆腐。

乙 嘿!这四盘儿全是豆腐哇?

甲 这四盘儿谁吃呀?

乙 不是给我们上的吗?

甲 就凭你们说相声的吃我这四盘拌豆腐?你们长齐牙了吗?

乙 哟,噢,这不是给我们吃的?

甲 俺们是豆腐大公司开张,先上四盘豆腐祭豆腐神的,你们想吃也不给你们吃呀。

乙 那我们吃什么呀?

甲 你要吃,吃那五碗,五碗大菜。

乙 大菜许错不了。头一碗什么?

甲 大白菜熬豆腐!

乙 哼,又熬豆腐了!二碗哪?

甲 小白莱儿炖豆腐。

乙 三碗?

甲 有红的有白的你拿调羹舀着吃!

乙 什锦丁儿?

甲 猪血烩豆腐!

乙 还是豆腐哇!四碗?

甲 四碗端上来你看吧,浮头儿一层黄油哇!

乙 黄焖栗子鸡?

甲 卤煮素豆腐!

乙 噢!素的了!五碗?

甲 五碗可好了,未曾端上来先喊一声:"哇,借光借光,给他们说相声的上了海味啦呀!"

乙 扒海参?

甲 小虾米儿咕嘟豆腐,那里边儿还有小螃蟹儿哪!

乙 这份儿贫骨头,行了行了,合算这五碗还是豆腐哇!算了吧,这堂会您找别人吧,好嘛,吃完了腿都软了,拿我们当喜鹊啦?

甲 干吗?这五碗你们想吃也不给你们吃呀,你们长齐了牙吗?

乙 你见过什么呀?太瞧不起我们了,不就是拌豆腐、熬豆腐吗?

甲 你们要解馋,吃那个大炝盘。

乙 大炝盘还是豆腐哇?

甲 没有。大炝盘再有豆腐就算我不对了。

乙 这回可没豆腐了?

甲 没有。我要说说大炝盘的这个东西怎么做呀,就得馋得你流口水呀。

乙 我干吗那么没出息呀?

甲 要是吃这种东西你得起早点儿呀,在四更多不到五更天,到市上买,四斤多一块儿或五六斤一块的都有哇,把它买回来,找口大柴锅倒上两挑子水,把它放在锅里边连煮带炖,点锯末拉风箱,那个风箱拉得呼搭搭,呼搭搭;那个水呀,开得是咕嘟嘟,咕嘟嘟!见那么五六个开儿,拿铁钩子把这玩意儿搭出来,用镊子给它那毛都择干净了;可不能下水捅啊,你们肚份软哪,放到案板上给它晾凉了。得用刀子切,是切了片,片了切,切了片,片了切,切个五花三层啊,拿过大炝盘来把碎的码到底下,整的码到上头,倚仗着咱这作料儿刚着得了,有香菜末儿、韭菜花儿、酱油、辣椒油、糖蒜、料酒、大蒜瓣儿,拌好了作料,你拿着筷子扒拉着吃呀……

乙 白煮肉?

甲 豆腐渣呀!

乙 嗐,豆腐渣呀!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